2009年12月一覽

speena

speena的「ジレンマ」,
當時speena的專輯在台灣還有代理發行,這是那個時候的景氣好啊!
台壓的歌名譯成「進退兩難」。

這是2001年8月17日發賣的單曲。
因為在MYOJO 1月號裡章大提到了,所以放一下。

我覺得它的歌詞還挺悲傷的,當然旋律也是,
第一段歌詞和最後一段歌詞是這樣↓

那個時候我最想要的
沒有疑問的 就是你

那個時候我最想要的
就像你遺棄我一樣
把你遺棄掉的勇氣吧

很有感覺啊~~

2001年啊…
8年前的夏天,章大還只是17歲的高中生,
而章大也說聽到這首歌會想到高中的事情。

真的人長大後,最記得其實都是有回憶的幾首歌,
或著在聽到以前的某一首歌,腦子裡就會浮現某個畫面,
在某些時候,會特別想聽某些歌,
而某些歌不管什麼時候聽,都會有某種情緒出現,
所以音樂是用來記憶和回憶的吧。


DREAM CALL

我該專心作外快的,但整個很沒幹勁啊!
反正離dead line還有時間~

看到的REPO。

是12/12一個叫「DOCOMO DREAM CALL」的廣播節目,GUEST是Kinki Kids。
節目的模式好像是會請GUEST再打電話給某個人的樣子,我沒聽過這個節目不確定…
好像是公開錄音的…吧。

然後這天kinki是打給yoko!! 還挺好笑的~
主持人叫松本ともこ,在下面用「松」字表示。

松「喂喂?」
橫「喂喂」
松「午安,我是DJ的松本,請報上你的名字」
橫「呵呵,大家好,我是關8的橫山裕」
光「誰啊…
剛「對啊,誰啊…」
松「好過份哦」
剛「根本不知道是誰」
光「是打哪來的啊?」
剛「不好意思,現在外面有FAN在,我還要顧到他們很忙的,請你就自己隨便聊聊啊」
橫「啊請等一下」
松「被丟下來不理了」
橫「我是kinki大人最疼愛的橫山」
剛「我說橫山君啊」
橫「是」
剛「最近是怎樣? 那個頭髮,有點亂來的頭髮搞得我心情很煩燥耶」
橫「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這樣說我的頭髮嘛」
剛「頭髮可以不要這樣嗎?」
松「是怎樣的髮型?」
剛「就有點帥氣又可愛的感覺,瀏海一邊放下來一邊又不放下來的,常常會這樣」
橫「唉呀,現在流行,沒有辦法…」
剛「什麼啊,果然我還是會偶爾覺得錦戶帥比較帥耶
橫「這個我自己也非常清楚,所以就請不要再提起了」
光「咦? 橫山你啊」
橫「怎麼了?」
光「那個~是不是得了流感了?」
橫「就是啊,托您的福」
光「現在還好嗎?」
橫「已經痊癒了,已經是3個多月前的事了」
松「挺久以前的事了嘛」
剛「我說啊!」
橫「是」
剛「就是啊,你們的事情啊,我都有在注意」
橫「謝謝!」
剛「就是DOCOMO的手機新聞,不斷有你們的情報出現,全部都是流感的新聞!
光「哈哈哈哈哈」
橫「真的,大家都要好好的洗手和漱口才行」
光「真的是很嚴重耶」
松「怎麼橫山你打電話進來卻是這樣被責備啊」
橫「我也不知道。我也在想怎麼我一直被罵」
松「平常有像這樣跟前輩講電話嗎?」
橫「沒有耶…」
松「沒有啊?」
橫「對,之前光一君是有來上我的節目」
光「我去上了什麼節目?」
松「唉呀,不記得了」
橫「哈! 你來上了我的廣播節目啊!」
光「啊!! 我的確是去上了廣播節目!」
松「這個沒有存在在你的記憶裡啊?」
光「就是我一邊看書,一邊上的廣播節目嘛」
剛「呵呵呵」
橫「那個時候,光一啊,把打開的門關起來,然後撞上去哦」
光「對對對對」
松「一個人就自己發生意外了啊?」
橫「我也不曉得是怎樣」
光「通常都是打開走出去的,但那天我特地把打開的門關起來,然後想要走出去」
橫「就撞了好大一聲,之後就『啊』的看著門」
光「真的就撞了好大一聲耶」
橫「哈哈哈哈哈」
光「哈哈哈,這件事你真的在很多地方講出去耶」
橫「這件事我會一直說個一整年的」
光「真是的,就饒了我吧」
橫「嘿嘿嘿嘿」
松「難得通電話,可以請橫山說一下第一次見到kinki兩個人的時候的事嗎?」
橫「我第一次見到Johnnys的前輩就是剛君耶」
松「哇」
剛「是我耶」
橫「我第一次以Jr.的身份上節目就是剛君的節目耶」
剛「叫做『堂本剛のどーや』的節目,是有過這麼一回事」
橫「對啊對啊。
  那個時候剛君一直裝傻搞笑,Johnny桑還跟我說『剛君的裝傻真的是一流的耶』」
光「哈哈哈哈哈」
剛「他這麼說?」
橫「對啊,我印象超深刻的。他說『真是天下一品』」
松「所以就要從中學習了吧」
橫「我已經學習了不少了」
剛「這樣哦」
橫「然後,光一君以前也很照顧我們,是在『ピカイチ』這個節目上」
光「啊~對對對,好像有耶」
橫「什麼『好像有耶』,你已經不記得了嗎?」
光「不說的話,就會忘記耶」
橫「請好好記住啦」
光「橫山,我們連續劇也有一起演過吧?」
橫「就是啊,連續劇時也受你照顧了」
松「那請兩位來說說橫山是怎樣的後輩吧,雖然很可怕,但橫山聽看看吧」
橫「這個好可怕哦」
松「那先請剛先說」
剛「嗯~怎麼說呢………沒有光芒的一個人
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唉呀呀,果然還是這樣啊」
剛「要怎麼說比較好啊? 這個人啊,在上談話性節目時,有他在身邊的話會很安心」
橫「啊~這樣說我好高興哦」
剛「不管我怎麼裝傻,他都會撿起來吐槽」
橫「謝謝稱贊!」
剛「就可以裝傻裝得很自在。只是啊,就是少了一點光芒
橫「哈哈哈,這個部份我有想到要緊抓著錦戶不放的,所以沒關係」
光「哈哈哈,什麼緊抓不放的」
松「那,光一覺得怎麼樣呢?」
光「一下子要有個什麼回答有點難耶」
橫「就請回答一下」
光「說起來有點長,就是,以一位後輩來說,你叫橫山裕是嗎?
橫「我的名字可以請你記一下嗎?」
光「就是橫山這個人,對我來說是可有可無!
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剛「唉,因為真的名字常常會搞錯耶,什麼縱山的」
橫「……我到剛剛都以為今天不會提起這個梗的」
松「但今天無所謂了吧?」
橫「我後天還要去上kinki的節目耶」
剛「對對對。可是你幹麻來啊?」
橫「不要這樣嘛,讓我上堂本兄弟嘛」
剛「不好意思啊」
光「大家都會來嗎?」
橫「大家都會去哦,被kinki大人所疼愛的關8都會去哦」
光「又會很累人了」
剛「然後你們是一次錄三集的第一集哦」
光「哇~~」
橫「是的」
剛「我們可能不會跟你們說什麼話吧」
橫「哈,不要這樣嘛」
剛「到時就請你們來段愉快的對話了」
松「有機會也請關8全員來上我這個節目」
橫「不好意思,今天沒說到什麼重點」
松「以上是橫山裕的電話」
橫「是的!」
松「謝謝」
橫「謝謝大家」
光「謝謝」
剛「おおきにぃ」

真不愧是關西出身的大前輩啊!!! 有夠好笑的


関ジャニ通信

12/13 GUEST是ryo和yasu。
這篇沒有特別有趣,只是不長我又有閒就譯一下。

村「新單曲快要發行了,然後演唱會上也會唱這些歌。你們家人會來嗎?」
錦「還不知道耶」
村「很久沒在大阪跨年了耶」
錦「算起來7年了耶」
村「以前還有在帝國劇場過年的吧」
錦「因為18歲左右時是在帝國劇場過的。你們會在大阪待幾天?」
安「3天?」
錦「4天?」
村「大家都會回家吧」
錦「可是啊,覺得很不好意思耶,我想我回家也不太會說話吧」
村「為什麼?」
錦「因為,我有7年沒在家裡過新年了耶! 就覺得會緊張」
安「他們是家人耶」
錦「我想我不會開口說話吧。和媽媽雖然會說話,但和哥哥不太會聊天。
  去看爸爸的時候,他還會跟我握手咧

錦戶爸爸也太妙了吧,那麼生疏難怪ryo覺得回家很尷尬。

終極的選擇。
村「第一題。想要和歷史上哪個人物徹夜飲酒長談?」
A 織田信長
B 坂本龍馬

安「和誰長談比較有利益啊」
村「怎麼扯到利益了」
安「B!!」
村「B!!」
錦「B!!」
村「這是當然的吧。因為明治維新那個時候有很多謎吧?」
錦「有一種英雄的形象嘛,雖然織田信長也有啦~
  但是現在NHK也還在演龍馬,而且不覺得喜歡龍馬的人很多嗎?
  漫畫我也都有看。還有濱ちゃん(濱田雅功)也有演過嘛」
村「啊~對耶」
安「有嗎?」
錦「有啦」

村「第二題。想要作作看的是哪一個?」
A 包下溫泉旅館辦DINNER SHOW
B 在滑雪場辦DINNER SHOW

三人「B!!」
錦「因為,大家都會穿浴衣吧?」(←為什麼浴衣是取決點?)
安「也不一定吧」
村「現在這個季節的話是滑雪場吧。但吉本的人都說在旅館表演的話根本沒人在聽耶」
錦「這樣很討厭耶」
村「而且在滑雪場的話一定要唱『ロマンスの神様』(廣瀨香美的歌)了吧」
安「會一直放這首歌吧!」
村「因為太具代表性了。這個時期還有山下達郎的『X’mas Eve』」
錦「還有瑪莉亞凱莉的…」

村「會小動肝火的是哪一種?」
A 問想吃什麼,回答「隨便都好」的女朋友
B 聊到沒話題時,會說「說點什麼好笑的來聽聽」的女朋友

錦「要選會動肝火的嘛?
  我是沒這樣被說過『說點什麼好笑的來聽聽』,但會這樣說好奇怪哦」
村「我也不喜歡」
三人「B!!」
安「這是一定會生氣的吧」
錦「因為好像把找話題的工作推給別人了嘛?」

村「火鍋不能少的食材是?」
A 白菜
B 豆腐

錦「這題是怎樣? 我都無所謂耶」
安「這是級極的選擇嗎?」
村「而且不同火鍋有不同選擇耶」
錦「好了,選想要的嘛? 我選好了」
村「A」
錦「B」
村「因為我想白菜不管什麼都很搭」
錦「可是豆腐這種東西只會放個2、3個,
  而且還沒有吃到就會不知不覺的煮到不見了耶」(←的確!)
村「但白菜會常常吃到需要追加耶」
錦「唉喲,兩種我都覺得無所謂耶」(←放棄爭論了)

村「想要住的是哪一種?」
A 料理很好吃,露天浴池很寒酸的日式旅館
B 料理很難吃,但溫泉很豪華的日式旅館

錦「真的哪個我都無所謂耶。A」
村安「B」

村「最近有住日式旅館嗎?」
錦「長大後…自己說自己長大後有點不好意思。最近都沒有住日式旅館耶」
村「我有在工作時去住耶」
錦「真的假的? 是陶板烤肉嗎? 有吃像那種東西嗎?」
村「啊,有有。剛開始還覺得OK,但住久一點就會有『咦,這個第一天也吃過了吧?』這樣,
  同樣的菜單一直在輪流,所以住太久也不是很好。
  不過房間的氣氛,會很像畢業旅行的感覺很棒耶。
  像是去年因為學年曆有在日式旅館住一晚嘛。
  雖然ryo和大倉先回去了,我和yasu和yoko、maru四個人留下來,
  還去打了桌球,晚上唱了KTV,超HIGH的耶」
錦「如果只有我們自己人在就好了,有外部的人在就不能玩很HIGH」

村「最後一題。不希望哪一種三明治消失?」
A 豬排三明治
B 蛋沙拉三明治

錦「真的哪個都無所謂耶。但要選的話是豬排三明治吧」
村「明明就有所謂」

hina吐槽了
的確ryo一直說無所謂,但最後還是會選一個出來

聊到昇學的事。
村「以前有思考過昇學的事嗎?」
安「有啊,因為有高中入學考試,所以去上了好多補習班」
村「就算這樣?」
安「就算這樣是怎樣? 是指就算這樣我還是想當Johnnys嗎?」
村「嗯」
安「因為我有去上補習班,所以成績算很好耶」
錦「然後呢?」
安「什麼然後呢的,很奇怪耶這問題…」
村「因為不知道要接什麼話啦。那個時候成績很好?」
安「嗯! 因為滿分500分」
錦村「滿分500分???」
錦「滿分是500分吧?」
安「是滿分500分,我考467分」(←安田章大話講一半是要嚇死人哦)
錦「一定是騙人的啦,你隨便說說而己吧?」
安「可是我是我的年級裡考1、2名的耶」
錦「這傢伙一定在說謊」
安「沒有,我中學一年級的時候,成績單上全部是5耶」
村「那現在怎麼這樣??」(←喂)
安「現在怎樣??」
村「亮呢?」(←竟然無視章大的問題!)
錦「我念書是不笨,因為我有撇步。
  可是也有考過7分的,社會科也有考過90分的。但是我不太愛念書」
村「我中學二年級最高分只有400分」
錦「滿分500?」
村「嗯」
錦「你有抄筆記嗎?」
村「沒有」
錦「我也沒有。你有抄嗎?」
安「嗯,因為我喜歡抄筆記」
村「我真的沒什麼在念書耶,所以之後去考駕照的時候超開心的,
  覺得坐在下面聽別人說話很新鮮。因為這種狀況最多也只有上節目的時候吧」
錦安「對耶」


最寂寞的時候

這首還沒有PV,但有人把它做成有歌詞的影像,
請品嘗一下旋律和歌詞,怎麼那麼催淚啊~

這首歌可以打一下啦,真的好聽。


MYOJO 1001

雜誌已經進入2010年了~(遠目

這本的照片把關8普遍拍得挺好看的,以MYOJO向來的水準來說的話。

1月號的MYOJO的主題是「音樂」。
大倉的部份。我節錄而己。

大部份聽音樂都是在車上。在家裡不會聽。
平常工作很晚回家,一回家就是洗澡然後睡覺。
可以悠閒待在家裡時,比起聽音樂,會先開電視。
小時候坐爸爸的車出門兜風,車上爸爸會放南方之星、Mr. Children的歌,所以後來只要聽到這些歌就會想到「要去兜風了」。
不聽西洋樂。日本音樂的不分類型全都聽。
最近常聽的是木村カエラ的專輯。很POP,聽了會變元氣。
最近買的CD有RADWIMPS、UNICORN、秦基博。

大倉忠義也開始聽RADWIMPS了!!!
是因為yoko推薦的吧,我也是因為yoko一直講而去聽他們的歌,
真的是不少好歌耶~

其他最讓我驚訝的是,章大提到了speena!!
幾年前我也挺喜歡這個女子團體的,可惜已經解散了。
裡面的鼓手是女的,在解散前就已經退出了,
但之後來在堂本剛的live場子上都會看到她,偶爾可以繼續看到她還真開心,
但她在speena裡還多少會寫歌,現在不曉得還寫不寫。

章大講到speena的部份↓

 高中時代有一首常常聽的話,最近又想起那首歌,去找出來聽了。是一個叫speena的女子樂團的歌「ジレンマ」。只要一放前奏,8年前的記憶就會浮現,然後就變超懷念的。當時的朋友、教室裡的味道、那個時候的自己和成員。有很多酸酸甜甜的回憶,讓我腦子裡一陣混亂(苦笑)。在深夜一個人尋找起回憶是很危險的哦…

「ジレンマ」這首歌我很喜歡,的確是首讓人印象深刻的歌。
而且speena三個女孩的造型,和現在的安田章大放在一起簡直是一個樣,
原來章大從那麼久以前就喜歡這樣花花綠綠的人事物啊~

但好奇章大回想起酸酸甜甜的事情,是哪些酸酸甜甜的事情~


ザ少年倶楽部プレミアム

11/15的「ザ少年倶楽部プレミアム」。
為了處在V6 mode裡,11月上了一堆節目宣傳「急☆上☆Show!!」的,
我都刻意不要去看,終於今天一次全看一看了。
不過怎麼找不到11/28上「MUSIC FAIR」的檔案啊!?

一次看那麼多音樂節目,看他們唱了那麼多次「急☆上☆Show!!」,
意外的覺得表演只是一般般耶~
他們玩的是很開心的氣氛沒錯,但好像再怎麼變化,都很像PV的表演吧,
說不一樣就只有大倉會站在什麼地方打鼓這樣而已。

但大倉打鼓時其他成員圍在旁邊跳舞的橋段我很喜歡耶~
而且前面是山田,後面是橫村這樣。

然後中間大倉的口白「一人じゃないよ」這邊,
看來以後在看con時也會變會是一定要轉頭看大瑩幕的一段了

因為他念完後都會笑開得好可愛是怎樣啦!!

我截不好,但真的笑得很可愛,姊姊我心花朵朵開的程度。

然後太一和ryo合作的「あきれるぐらい僕らは願おう」,
還真的是不錯耶!! 看完我都拍手了。
錦戶亮歌聲的狀況極佳,聽了很舒服,
誰推薦一下什麼軟體,可以把一個影像檔中間的某段聲音截出來啊?
好想把這首歌一直repeat耶!


這段的表演也整個搞得很音樂人,
就想到錦戶亮有演技,又會唱歌,會寫歌,臉又長得好!
這個人也太完美了吧!?

但完美歸完美,我還是不會擔他…


LAIR GAME

「LAIR GAME」裡前幾集対戰的場景。
我覺得這個地方好像在「SMILE」裡也有出現過耶,
就小栗旬和松潤的伙伴幹架的地方。

請問兩部戲都有看的人覺得呢?


ザ少年倶楽部プレミアム

12/20的「ザ少年倶楽部プレミアム」關8演唱的曲目在官方網站上公布了。

「ローリング・コースター」(和太一合作)

「冬恋」

「Snow White」

「ブリュレ」

台灣應該也是12/20播吧!?
聽「ローリング・コースター」會想到演唱會的最後一首歌,
「冬恋」「Snow White」不用說,是這次單曲裡我大推薦的兩首歌,
竟然還有「ブリュレ」!!!

「PUZZLE」的DVD收東京巨蛋的公演,
因為是360度的舞台,走位和表演方式完全不一樣了…
但在熊本公演看到這首歌正面的表演,才真的有傳達出這首歌和屋良編的舞的帥氣啊!!

希望在「少俱」裡也可以作到一點點小場地公演上的精髓啊~


MY GIRL

雖然說來不是什麼新的梗,但這種故事真的很好哭啊~
不愧腳本是荒井修子啊!!


而且這部戲看一看,
覺得aiba真的是很秀氣的五官,細細長長的身材我也好喜歡~
不當FAN後,喜歡的全是他肉體的部份

但說認真的,我喜歡他的演技大過大倉忠義的演技耶…

還有,萌萌果真的好可愛哦!

第8集裡因為正宗要出去買東西,要請房東爺爺看一下小春,
正宗說完請求後,小春就一個有求於人的「呵呵」的傻笑了一下,有夠可愛的!

比較受不了的是小春說話速度好慢哦~
一般5歲小孩說話都那麼慢嗎?
而且小春會一直說到媽媽以前跟他說過的話,5歲的小孩真的會記得那麼多哦?
怎麼我都不記得我5歲時作了什麼事了….

還有,後面幾集友哉先生的戲份好少哦………..


えへへ

唉呀,這個人的文字我真的好喜歡啊。
えへへ個什麼勁啊!

雖然這照片裡除了神木隆之介外,其他人我都認不出來
但是我認得的兩個人都好可愛,而且喜歡這種很自然的照片耶~
那個只有手和手機入鏡的人,對照手機和戒指後是櫻田通少年!
這個人真的是很稱職的掌鏡人啊~

之前takeru的BLOG上的這張↓


掌鏡人也是通田通,好孩子好孩子!

再等櫻田通的BLOG更新SUPER LIVE的照片了!


WU 0912

<手指!!

12月號的三小本,看一看文字部份就WU最有營養耶!
這個月的主題是「相遇」。

大倉的部份。

 對現在的我來說,我覺得影響最大的就是和成員們的相遇吧。因為說起來決定關8成員的人是Johnny桑,並不是我們自己決定要組團的。而要問我們為什麼可以一起組團呢,我想應該是因為我們朝著的目標都是一樣的吧。而且這是我們7個人之間慢慢蘊釀出來的,不是塑造出來的。所以我覺得和成員在一起很舒服。一個人活動時和關8一起活動時的差異,我倒是完全沒有意識到。一個人的時候,都有各自的光芒,而聚集在一起又自然而然的有團體的光芒。當然我也有自覺到「是因為有關8的存在我才能夠有個人活動」這件事。如果沒有團體,我想我也沒辦法像現在這樣做到各式各樣的工作。這個部份我覺得就要好好感謝一下團體才行了。
 不過我是不曉得其他人怎麼想,我自己對於成員是有抱持著正面的敵對意識的。會有「不想輸」的想法。但是這是因為我認同大家、也尊敬大家才會這樣。所以希望他們一直是讓我不想輸的對象,相對地我也希望被成員當成這樣的對象。
 成員以外的話,與工作時的工作人員的相遇也影響我很大。尤其是「必殺仕事人2009」的時候一起在京都工作的工作人員,我從他們身上學習到好多東西,也受他們照顧了。而且我們一起共同擁有了半年這樣長的時間,大家都像是家人一樣的對待我。我演出的部份結束的時候,也跟我說「要再回來哦」,連續劇結束後也有來看我的演唱會。而且在之後還特地寄來一封信,寫著「有什麼事情的話可以找京都的大叔商量哦」。這個心意真的讓我很高興,也真的感受到原來這就是人與人的連繫。我的工作是與人相遇的工作。正因為這樣,今後在每個工作地點的相遇我都想好好的珍惜。

錦戶亮的一部份。

 至今印象最深刻的相遇? 就是認識yasu、大倉、maru了吧。我們從試演會的時候就在一起了,我還很清楚的記得那天的事情,因為我在yasu的手帳上寫下我的地址了。大家都互相交換了地址,這個我記得超清楚的。雖然是試演會,但不知不覺就會和幾個人群聚在一起嘛,那個時候我們就已經是4個人在一起了。明明全部有200人左右耶。現在以關8的成員身份一起工作,但想到那個時候我們是緊張的一起在試演會上排排站的人,就覺得很有感觸。就是該相遇所以相遇,而為了可以說出「很高興認識你」這句話,才一起走過來的。

另外一個很妙的是,講到影響最大的相遇,
yoko和hina的答案都是「J社長」。

真不愧是關8的爸爸和媽媽啊!!



Copy Protected by Tech Tips's CopyProtect Wordpress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