アムロ

公司的日本主管問我有沒有要去看安室的演唱會。
我說不曉得,而且最貴的票要4500,真的是貴死了。
一是覺得傑尼斯的門票真是平民,
一是覺得曾經把安室當女神看,現在卻連為她花個幾千元都不願意了。

國中高中時,安室真的是女神,
因為她作得到我作不到的所有事,
穿著迷你裙,踩高跟靴子,帥氣的唱歌跳舞,
她是我的憧憬的女性。

但長大後,也許是看透自己根本不適合那個style,
也許是因為小室哲哉不再寫歌給安室唱,
也許是安室變得不是起初那樣吸引我的style了,
漸漸的就遠離了。

人會長大,喜好會變,喜好的標的物也會改變。
所以才覺得跟隨了三宅健10年,跟隨了大倉忠義5年,
是件多麼難得的事情。

Copy Protected by Tech Tips's CopyProtect Wordpress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