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22~12月26日 GIRIGIRI DECEMBER @ OSAKA

我要為我這一趟大阪行下個主題就是「ギリギリ」,一切都是GIRIGIRI,好不從容的一趟旅行。沒有觀光、沒有SHOPPING,但我想還是想為這趟旅行寫個流水帳式的遊記作為記錄。

12/21(火) 意味ないかもの下準備

雖然是22日出發的飛機,但因為班機太早沒有統聯巴士可以搭,又不想花800元坐機場接送的巴士,所以提前一天上台北借住mika家。這天沒聊天到太晚,看完了「電視冠軍」好好吃的おでん比賽後,心裡想著我到大阪後一定要吃おでん,乖乖的在22日凌晨1點多就上床睡覺了。

12/22(水) 現実と幻の間

6點起床,還撥了電話給 阿尼當morning call,撥了兩次有響但又被掛掉,我自己推測阿尼就是把我的來電當作morning call,有醒過來就掛斷了。但後來和阿尼提起,阿尼說沒聽到我的電話,怪。不過這個不重要。

化好妝準備好6:30出門,招了輛計程車,我說我要到火車站的台汽總站,
司機「你要去機場?」
我「對」
司機「要不要去松山機場比較近?」
我「松山機場? 我是要去中正機場耶」
司機「是到松山機場搭巴士到中正機場,會比較快」
我「不用啦,就去火車站那個,我怕走我我不熟的路線會拖到時間」
司機「不會啦,會比較快哦」

我故且相信他,然後坐著他的小黃車繞行過我不熟悉的台北市,感覺起來好遠。
司機「可能會有點趕耶」
我「是你說會比較快的」
司機「可是現在這時間會塞車」
我冷冷的說「是你說會比較快的,我才請你到松山機場的,現在你又跟我說來不及,而且現在的車資已經比我坐到火車站的價錢還多了」我已經有點發火了。

司機沒回話,超了幾台車,踩了油門,但我覺得他的車是蹈了油門也跑不快的那種爛車。

6:50到達松山機場。一下車問台汽的售票員才知道車子7:20才發,到達機場要1個小時,8:30的飛機,鐵定來不及。

司機帥氣的用姆指指了他的車說「我載你到機場」。我「要多少錢?」司機「1000就好」,我面露難色「不能便宜點嗎?」

司機「放心啦,台北市的計程車司機都不會亂喊價的」,這種話自己說不太有可信度。

司機「一定來得及」。沒辦法我就坐上車,然後要求他「可以用跳表的嗎?」

司機一路飛奔,高速公路真的有點塞,司機開了路肩(爆)。

7:50時,司機轉頭說「可能會有點來不及」

我「你說來得及的!!!」我真的火了。

司機沒回話。8:00終於順利到達機場,我看了一下車資,985元,我抽出1000元,司機卻先下車幫我搬行李了。

怎麼怎麼?? 連那區區的15元也要坑我嗎?

算了。1000我都花了,不跟這個亂魯的司機計較區區的15元了,當我施捨。

拉了行李衝進入境大廳。看著瑩幕尋找著西北的check in櫃台,沒有!?

確認另一個看板,西北ON TIME,沒錯啊,為什麼沒有check in的櫃台?

我直接到西北的服務台問,那小姐給我很震撼的回答「到大阪的嗎? 已經關艙了哦」

8:30的飛機,你們8:00就關艙是什麼意思。我慌了。我「沒辦法上機了?」

小姐撥了通電話「OSAKA ONE PIECE」掛斷電話後跟我說「不行了」

我急著問「是來不及嗎? 我通關走快一點,還有半小時可以的」

小姐冷冷的回答「來不及了」

我「是沒位子了嗎?」

小姐依舊冷冷的說「來不及了」

好無助好無助,我說「拜託,我今天就有行程,真的沒辦法了嗎?」

小姐還是冷冷的說「來不及了」

現在回想起來,我那時真的是慌到不行,如果那時我能鎮靜一點,我至少會要求她的態度能好一點。

服務業,不是那麼好作的。死王八蛋。

小姐冷冷的說「你可以坐日亞的,11點飛,到達是下午2點15分」

我3點的con,2點15分來不及啦.............我快哭了。

依那冷酷小姐的指示,我去問了日亞的機票,單程13000,來回25000。吃人吃人吃人。

這時阿尼的電話來了,她坐8:30長榮的飛機,我一開頭就說「我沒坐到飛機」,阿尼也慌了。阿尼正在登機,幫不了我。阿尼說如果她在場,她會幫我拿出存證信函說「說出關來不及可以用快速通關啊,其實是你們已經把後補的補上去了吧?小姐,我要告你」。

完全沒捥救的餘地,我慌了的腦子只想快點到達大阪,真的就拿出我的信用卡刷了一張單程13000的機票。心好痛>_<

會想死命的趕去看3點那場con,因為它是我僅有兩場公演的其中一場,也是我第一次和koume一起看,而且koume還跟我說她22日早上會跟大倉說「今天我和MASAKO坐在三階,請找一下」。所以我期待的心讓我死命的想趕上3點那場con。

這張單程機票,就這樣在我的信用額度裡削減掉13000twd。我一直很喜歡one way ticket(單程機票)這個詞,我好想有一張單程機票,去我想去的地方,然後我可以永遠不用回來。怎麼知道這輩子第一次買單程機票,是在這樣狼狽的情況下。

買了機票,我乖乖的先把行李check in,為了怕到達大阪來不及,還先把演唱會的道具另外拿出來放了一袋。趕得上是最好的,趕不上票就浪費了。我打電話給koume說「我沒坐到飛機...」koume「咦!? 怎麼辦?」我「票你要不要先讓給別人? 我不知道我來不來得及...」但koume請我趕趕看,最後我被說服,我說「票還是幫我留著,我會努力趕看看,如果只看到半場也沒關係,如果我沒趕上,那張票錢我也會吸收」

後來聽 阿尼說才知道,koume聽到我可能沒辦法和她一起看時候也很緊張。很高興koume那麼想和我一起看大倉(笑)。

不過後來想到,票在koume身上,我如果不能準時趕到松竹座,我怎麼進松竹座啊!? 打電話給魚仔才知道大家好巧不巧,身在大阪的人全都要看3點的公演,誰能在外面拿票等我? koume最後說「我問問看能不能將票寄放在松竹座之類的」

在候機室等待的兩小時,真的很難熬。心裡擔心著我到底能不能看到那場3點的con,想著如果我在台灣浪費掉的這兩個小時可以換到在大阪,我可以多麼從容的去見大倉,而我現在甚至可能會錯過舞台上的大倉。我什麼都作不到,只能呆坐在機場等下一班飛機。坐在候機室裡,把腳曲到椅子上抱著膝蓋,我想哭但卻哭不出來。

第一次覺得大阪是個不是說去就可以去、好遙遠的地方。

10:40開始登機,11:00起飛。在飛機上機長報告「到大阪的飛行時間是1小時50分」

哇! 你噴射機啊? 還飛真快耶。不過飛得快是好事。照算到達大阪的時間是13:50左右。

來得及吧!? 我一路跑的話來得及吧!? 看到半場我也ok,讓我趕上3點的公演吧。飛行途中我全是在想這些。也沒心情看窗外的風景、享用日亞航美味的食物。

飛機降落,我連連接通道都還沒裝好就衝到飛機門口了,一路衝第一的搭機場接駁電車,衝著通關、領行李。行李太慢了,我在那裡浪費了快20分鐘。

明明急得要死,過海關時那先生前後翻著我的護照,問我來幹麻的,我說觀光,又問我日文ok嗎? 然後又翻著我的護照。我只是正正當當的來日本玩,振興你們的經濟,你到底想幹麻嘛。我露出不耐的表情,他就把護照還給我了。

要出關的時候也是,那先生似乎有想檢查我的行李的衝動,又問我「日文ok嗎?」我「ok」海關「來日本幹麻?」我「觀光」。我不耐的拉出袖子裡的錶看了一下,那先生才 闔上我的護照還給我。

離開機場推著我笨重的行李跑向車站,因為我的手機沒有餘額沒辦法撥電話,原本想先在車站打電話給koume問問票到底能不寄放在松竹座,或是如果票已經找到人讓了,我就可以不用那麼趕了,雖然我會很不甘心看不到那場公演。

一下到車站,14:35發車的特快車已經在響鈴聲了,下一班普通車是14:50,我沒有選擇的餘地,先衝上特快車再說。特快車的車費很貴耶....>_<

因為我說我14:15下飛機後會馬上開手機,但我在車上卻一直等不到koume的來電,才想到我的日本手機 可能已經到不能撥也不能接的期限了,我有衝動跟車上的其他大叔借手機打電話給koume....

14:55。我看著手機上的時鐘,55分,56分,57分,58分,59分,3點。完了,con開始了,我還在電車上(泣)。

15:10到達南海難波車站。在月台上的公共電話打電話給koume,koume「妳現在在哪裡了?」我「到難南海波站了」koume「妳盡量趕! 票我們放在HOTEL!」。我聽電話裡的聲音很安靜,我問「你們進到松竹座了嗎? 不是開始了嗎??」koume「con是3點半才開始,我們都以為是3點,所以妳盡量趕!」

是3點半!? 充滿希望!! 掛斷電話我推著我沈重的行李,一路跑跑跑跑跑.....跑到覺得腳快軟了....>_< 南海難波站離松竹座又有一段距離,我推著行李在商店街的人群中奔跑....

一年沒去那間hotel,其實我快忘了它怎麼走了,看到熟悉的路就轉進去,一走近才發現它熟悉是因為它是松竹座後門的路(爆),完全反方向(苦笑),抓到回憶裡的路線後繼續推著行李跑。15:20。終於到達hotel門口時看到koume正從大門走出來。跑得喘虛虛的我一看到koume,頓時覺得得到救贖就忍不住抱上去了(笑)。koume摸摸我的頭安撫說「到了就好,到了就好」。

不愧是明智的阿尼,他想到先幫我上樓拿票,我到達HOTEL不用再上樓拿票,只要寄了行李就可以馬上到松竹座,不愧是明智的アニござる(跪)(笑)。

寄了行李,拿了我演唱會的道具們,和 阿尼、koume一跑狂奔到松竹座,快3:30了,工作人員們看我們很趕,檢查包包也是大致上看一下而己,我不小心帶來的數位相機還是我自已拿出來承認的。而且走道旁的工作人員還用很溫柔的口氣說「急いでくださいねー」。貼心的松竹座工作人員,我愛你們!

就在跑得腿軟了,位子還高高的在三階,站手扶梯太慢,我還是兩階併一階的踩上樓。

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下來的瞬間,低頭看著松竹座舞台上那熟悉的紅色緞帳,我大大鬆了一口氣,轉頭看了身邊的koume,我眼淚都快爆出來了。

想到從台灣一路趕來松竹座,第一次覺得大阪、松竹座,竟然是這麼的遙遠(泣)。

坐在椅子上的下一瞬間,幕就拉起來。GIRIGIRI吧!? ぎりぎり吧!? ギリギリ吧!?

所以說~我連脫外套、拿手燈、扇子、望遠鏡,都是在關8已經出現在舞台上之後才作的。

好不從容,好狼狽。

對不起突然發生這種蠢事,害 阿尼和koume為我擔心,還陪著我不從容又狼狽。也謝謝阿尼和koume幫了我好多忙。

趕不上飛機的故事就到此。這算是我的傑尼斯史上的污點吧? 雖然最後我還是趕上了那場3點的公演,但那13000twd的單程機票依舊劃得我的心淌血不止。

16:30 公演結束。和kiyo相約見面。繼9月18日大握手會時的第一次見面後,汗顏的我有點忘了kiyo的長相了...,不過kiyo在電話中確認了我的位子,隨後就喊著「まさこちゃん∼♪」的出現在我面前了。被人記得讓我覺得很高興。

kiyo一樣親切。我愛kiyo(笑)。大家聊了一下。當然我也把我沒坐到飛機的蠢事跟kiyo報告了。本当にギリギリでしたT_T

也在這時第一次見到keiko的本尊。和我想像的一樣是個很sweet的人(抱)。

和大家分開後我和koume、 阿尼回HOTEL寫fan letter。晚上送了我這趟大阪行的第一次信。交信的瞬間大倉看了我一下。我又來大阪見你了,請多多指教(笑)。

晚上回HOTEL前在心齋橋的Mister Doughnut買了個巧克力口味的甜甜圈 ,原價130JPY,因閉店前特價90JPY。今天的晚茶。好吃好吃好吃。

和阿尼不曉得是在悠閒什麼,睡前到HOTEL樓下的販賣機買了熱飲,還不想直接用鐵罐喝,堅持把它倒到玻璃杯裡再喝。好像老父老妻喝睡前的暖身酒一樣(笑)。

今晚的就寢時間是....凌晨3點? 4點? 和 阿尼躺在床上聊天到忘我。最後一句對話是「噓! 不要聊了,睡覺!」(笑)。

12/23(木) 天皇誕生日。USJへ行ってきます

今天的行程雖然是USJ(日本環球影城),但是前一晚大家討論到最後的結果,要買15:00後進場,兩人7500JPY的優惠門票。因為最大目的是那顆關8點燈的聖誕樹。早上送信,然後忙各自要忙的事情,下午再一起出發到USJ。

早上因為和阿尼兩人忙著化妝,沒空吃早餐,下樓把早餐領到房間裡吃。不過房間亂到沒一個可以安坐的地方,我們把早餐放在床頭櫃上,跪坐在床上吃完了。忘了拿鹽巴,今天的水煮蛋沒味道。我喝了熱咖啡,一顆奶球有點太苦。阿尼的水果茶忘了拿糖漿,她說沒味道。很克難的一頓早餐。

雖然今天大家都沒有票,但早上依舊去送信,不放過任何一次可以送信的機會。大倉穿了和昨天晚上一樣的衣服。黑色皮外套、灰色帽T,去年冬天他也穿了這兩件衣服,只是不同的搭配。很想當面吐槽他,但還是覺得他穿起來很好看(←溺愛),最後只在信裡寫了「看來很面熟的衣服」(←討打)。

中午大家一起在ミツヤ吃了午餐。我吃了我到大阪的第一份ハンバーグ,是ハンバーグオムライス的組合。天氣太冷我不想喝メロンソータ,裝高雅的我喝了熱的CAFE LETTE。

悠閒的午餐後,大約13:50搭上電車出發往USJ。因為我被交代買一些東西,謝謝這天下午琪琪抽空幫我去各家比了價。我在心齋橋上的YAMAHA幫小瑋買了w-inds. 2004年巡迴演唱會的DVD,因為找不到DVD,拿了VHS去問有沒有DVD,店員入倉庫找了一下拿給我。然後我在店裡找不到關8專輯的普通盤,在結w-inds的帳時我問店員「関ジャニ8のアルバムの普通盤はありますか?(關8的專輯有普通盤嗎?)」 ,店員小姐迅速的轉身拿出CD給我。很好,提及「関ジャニ8」這個名詞時沒有讓那店員想太久(笑)。我買了w-inds.和關8的商品,店員也許會想到底我是誰的fan,我應該在問w-inds.商品時說「関ジャニ8のファンですけど…w-inds.DVDがありますか?」,好像太故意了(笑)。

忘了下午要出發去USJ,看到YAMAHA就逛進去了....所以我是帶著關8專輯和w-inds. DVD去USJ玩的。還好它們不重。

從難波到USJ的電車費只要230JPY,USJ好像大阪的自家遊樂區一樣,好近。大約14:30到達USJ。先買了門票,在門外等著15:00入場。

一起去USJ的伙伴有我、Erin、阿尼、SACHI、cindi、草妹。努力湊足了偶數。(因為門票是2人7500JPY嘛)

哦哦,看到這個地標性的地球,我在USJ耶!! 這個地球儀就放在入口外。比想像的小了一點。

聖誕節期間限定的半天券。好可愛。

大門入口是像地鐵剪票口磁卡一樣的機械,所以沒有從票上取走半邊票根之類的,只是打了一個小小的洞。讓票還是保持完整性,我喜歡。

整個USJ好有聖誕節氣氛。除了聖誕節的裝飾,還有不停重覆播放著的聖誕歌BGM,很豐富的編曲,讓我很想就地跳起舞來(笑)。


USJ裡的建築物。

關8在「HONJANI」裡唱「STANCE」「DREAMIN' BLOOD」的那個街道正在整修中,圍起來了,沒辦法親見眼到那個場地。而唱「All of me for you」的那個西部劇場,變成動物的表演場了。佈景不一樣,但SACHI認觀眾席的椅子說是那裡沒錯....我沒印象。但那個動物表演還挺有趣的。人模人樣的猴子和下半身很瘦的豬 很可愛。還有嚇到Erin的鳥兒們(←Erin@亮 怕有羽毛的動物^^)。

傍晚時的USJ聖誕樹。普通得像一個綠色圓椎體...近看還是看不太出來這顆人工樹的內部到底是不是真的植物。

我們在園區裡繞了一下,玩了「ET」。我喜歡它好像飛在天上的那個橋段。

整個USJ瀰漫著聖誕歌的BGM外,還有超級香的焦糖爆米花的味道。最後大家忍不住一人一筒的買來啃了,320JPY,不要換算成台幣比較不覺得它貴。但它真的是很香很好吃。帶著爆米花去排主打新遊戲「蜘蛛人」,爆米花都吃完了隊還沒排完...。不過它真的很好玩,值得花2個小時去排隊。

Erin把「蜘蛛人」錯說成「珍珠人」。所以我在大笑後說「蜘蛛港」。

然後覺得蜘蛛人那身紅色緊身衣很適合maru。那誇張的肢體動作也很適合maru。Erin補充「而且maru應該不怕肌凸」。

排完隊出來看到已經亮燈的USJ聖誕樹....好美....我那沒用的數位相機又在這個時候閃著電力不足的紅燈了....賽。

這顆極美的聖誕樹其實我拍了好多張,按著我那台快沒電的相機的快門。回來一看只是角度不同,其實內容大同小異(笑)。沒辦法,美到讓我不按快門不能原諒自己。

感謝USJ邀請關8來為這顆那麼美的聖誕樹點燈。

看完聖誕樹,因為天氣真的是冷到凍,有人提議去玩「浴火赤子情」去讓火烤一烤(笑)。路上經過「回到未來」時我還挺想進去的....下次哦! 下次!

「浴火赤子情」是部我很感動的電影,隱約記得那句「you go! we go!」的台詞,很經典。但說喜歡的程度,我喜歡「回到未來」更多。

「浴火赤子情」真的很溫暖(笑)。被它最後突然掉下來的天花板嚇到了>_<

走出建築物,湖上的表演開始了! 岸邊的燈光關了,剩上湖中間島上的燈光。然後一堆人在島上的舞台上唱唱跳跳的,很美國風啊~~雖然天氣冷到爆,但看著歌舞、燈光、煙火的show,冷也值得啊~。

從岸邊到湖中間的島有段距離,阿尼「在大阪城hall看關8,關8會變成那麼小耶...」,然後我們大喊「我不要hall~~~~~~>_<」

我們待到要閉園的時候才離開USJ。離開時我用目光跟關8點燈的聖誕樹說「BYE~BYE」了。

從USJ搭電車回道頓堀,今天的宵夜是四天王拉麵。在吃拉麵時接到人還在台灣的Haru的電話說「票都好貴,還要標嗎?」。我放棄了原先計畫標的票,回到HOTEL馬上上網看票,24日1部完全沒票了,25日的票沒有5萬買不到。算算我的錢包竟然還有43000JPY, 將近14000TWD,但我卻買不起一張票...。明明人身在大阪,明明我有4萬3的日幣,我還是見不到大倉先生,他真的好貴。好無力的一晚。

前一晚聊到忘我搞到今天在USJ排隊等蜘蛛人的時候排到很想睡覺。今晚的就寢時間, 阿尼2點,我2點半。阿尼倒頭就睡,我洗完澡時不小心撞到熟睡的阿尼的腳,極度內疚的輕聲說「對不起....」,隔天一問才知道 阿尼那時完全沒知覺。不過沒知覺的阿尼,被我撞到時還知道乖乖的把腳伸回去(笑)。

12/24(金) イブです。私の千秋 楽

一樣把早餐放在床頭櫃,跪坐在床上結束了早餐。今天學乖記得拿了鹽巴、糖漿、奶油球。

今天早上大倉換衣服了,看到大倉出現時我和koume在旁邊偷偷笑了,他有看到我們fan letter裡寫的嗎?(笑) 今天大倉的私服是koume至愛的type,她崩壞了(笑)。雖然不到我至愛的type,但什麼衣服套在大倉身上就是好看(←徹底溺愛)。大倉今天穿了深藍色(?)格子襯衫,外面加了件黑色的毛衣,很學生的感覺,最外面再穿了件有帽子的黑色尼龍外套,像stuff那種,帽子邊緣有深咖啡色的毛。我和koume上下打量他的打扮,我甚至還往前一步探頭看他穿了什麼鞋子。白色愛迪達,不是球鞋,皮的休閒鞋。線條...是黑的吧? 還是深藍? 忘了。只覺得白色鞋子真的是看人穿的。

下午mika和Haru到達大阪了。

今天我看了二部,第一次的四連番,也是第一次坐二階竹列(追加席)的位子。和三個subaru fan一起,果然我們的視線方向是不一樣的(笑)。因為是我的最後一場公演了,我的目光緊緊跟著大倉先生,玩得很盡興....好快樂。

看完公演和大家在外面聊了一下天,回到旅館寫fan letter。有看公演就有感想可寫。

聖誕夜送信,真的好想跟大倉說一句「今日は本当に 楽しかった!」,fan人數太多,說完「お疲れさまでした」就被推走了...最能鼓勵他的一句話卻說不出口,好寂寞...

晚上的聖誕大餐,Royal Host是aho,都說禁煙席了,卻帶我們到吸菸室...所以轉移陣地到不二家。人數太多又沒辦法併桌,沒能完成和大家一起吃聖誕大餐的心意...(泣)。みんなと一緒にいたかったの....一大遺憾,明年拜託大家陪我彌補這個遺 憾...

12/25(土)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2年ぶりの大阪ドーム。1年半ぶりのMA

早上因為化妝來不及,索性不吃早餐了。而且每天相同菜色的早餐,有點膩。

送了最後一次信,大倉fan的人數依舊多到說不完一句話。唉~而且大倉看我的最後那一眼,感覺非常不好。我要快點習慣大倉fan的人數,說fan變多當然是很高興,但說不空虛一定是騙人的。

送完信在道頓堀和友紀子、koume聊了一下。三個溺愛的大倉fan(笑)。我喜歡和她們在一起的感覺,一樣的目光、一樣的視點、一樣的溺愛(笑)。

吃完午飯後開始採買,謝謝琪琪事先幫我查好價錢,讓我買到都是最便宜的東西。當然跟娘請錢的時候我會報原價,從中污一筆...(不孝!)。因為身上剩下的日幣原來是想再標個一場票來看的,怎知關8爆紅,我自以為金額很多的日幣毫無用武之地。既然買不了票,就吃好一點,買點東西了。

傍晚和 阿尼出發往大阪巨蛋,為了kinki的concert。哇哇,走上地鐵的那個手扶梯看到巨蛋的時候,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相隔兩年的巨蛋。兩年前我在這裡看了寫不出repo的kinki con和其實是想賭關8會不會上的TT con。

和阿尼在車站裡順利跟讓票的fan買到兩張原價的arena席。走到位子時才覺得那位子真是超值,面對主舞台是正中央,也在中間花道後面的BLOCK, 可以看到一階10列距離的光一和tsuyo。

巧得是,在5萬人的巨蛋裡,我們坐定位後發現alisa就坐在我們的正前面隔三排的位子....(驚)。

ちゃん~~キラキラ~~~サラサラ~~~王子樣!!

因為曲目全是kinki歷年的單曲,每一首歌的前奏出來時都讓我覺得「好精華啊~~^o^」,而且意外kinki的歌我幾乎首首能唱個幾句...V的我也許還沒熟到這種程度:p。不過在觀眾席裡的我和 阿尼還是不改關8 fan的本性,話題還是繞在關8、松竹座、甚至我那支因為有點沒電顯得有點不夠亮的手燈(笑)。

看了一場con結束才發現原來讓票給我們的人就坐在我們旁邊,我和阿尼瞬間偽裝起光一fan。我們四個人都是光一fan,大家的目光都是一樣的。雖然偽裝光一fan中,但我發自內心的跟她們說「bしかった!」。

結束後車站月台上擠得滿滿的fan,等到一台空空的電車進站後車門打開,旁邊的站員透過麥克風廣播說「請大家的努力擠上車吧~」,整個月台的fan都笑了,nice! 大阪人的幽默。

在大阪巨蛋的Mister Doughnut和阿尼兩個人買了近1000YEN的甜甜圈,擠進電車裡深怕把甜甜圈給擠壞了,像雷鬼音樂把音響扛在肩上的狀態從大阪巨蛋完好的把它帶回道頓堀(笑)。

宵夜是神座的拉麵。兩年前聖誕節吃了它有名的「おいしいラーメン」,我的評價極度的不佳(詳見02年12月遊記)。因為前天已經吃了四天王拉麵了,又不想坐在金龍拉麵沒能擋冷風的戶外座位吃,所以我被妥協去吃了神座。

我點了「わかめラーメン」。因為加上夜間稅所以是830JPY。麵的上層舖了半邊的深綠色海帶芽。個人很喜歡海帶芽這種東西。湯頭被海帶芽的味道染得更香了。麵條nice,湯頭nice,海帶芽nice。這一餐宵夜把兩年前讓我對神座這家拉麵店極度的負評價給正回來了。

看到廚房裡的師父用力把麵甩乾的模樣我小小噗吃的笑了一下。想到yuri,還想到yuri口中的拉麵大倉先生(笑)。

晚茶是千辛萬苦從大阪巨蛋帶回來的Mister Doughnut。肚子裡明明已經裝了一碗拉麵了,在床上和mika、Haru聊天時我和 阿尼依舊啃著甜甜圈。忘了到底是在笑什麼,記得我和阿尼笑到流眼淚兼肚子痛的。因為笑很太過火了,我笑完停下來時就會呆滯住說「呼~好快樂哦」(笑)。

12/26(日) Edenから地獄へ

早上因為趕著HOTEL的check out,大家手忙腳亂。好像每年冬天到check out的這天大家都是這樣手忙腳亂。10:00 check out,我們搞到快12:00才離開HOTEL進行下午的行程。

今天的行程是大倉和suba在廣播節目裡說過的大阪燒店「ゆかり」@梅田。它在初天神商店街裡。拿著地圖指著「初天神商店街」問車站員怎麼走,順利的被指示到正確的出口。往裡面走一下下,真的就看到「ゆかり」了。

我們四個人點了四樣料理,平分來吃就可以吃到多種口味了。我們點了特選綜合燒、海選綜合燒、泡菜燒、特製炒麵。

原本擔心店員不會幫我們煎,我腦子裡思考著「請幫我們煎」的日文。還好店員好像本來就會幫忙客人煎。

上菜。店員攪拌著碗公裡的材料,mika說「在搶救貧窮大作戰裡都要練習這個耶」我「翻面的練習是翻抹布!」

倒上鐵板了。我問店員「すみません、嶸u撮ってもいいですか(對不起,請問可以怕照嗎?)」,我是怕有些店家不喜歡別人拍它的商品才這麼問。但店員誤會我了,他停下手站退了一小步讓我們拍照。我偷瞄了他的表情,他微微笑的看著我們:-)

不用閃光燈照起來它像一團馬鈴薯泥(笑)。用閃光燈再拍一張,它是大阪燒沒錯。

番外篇! 米老鼠!!...........(冷)

             翻面前           翻面後

完成了!! 右上角那一堆它是炒麵......它比代代木競技場外面的好吃!!(但價錢是它的兩倍)

開動了。塗上醬汁和美奶滋,還有海苔粉。大阪燒是什麼味道啊,就像是大一點然後被壓扁的章魚燒。但因為它高麗菜很多吧,吃起來比章魚燒口感好一點,清淡一點(說清淡倒是也沒多清淡)。不過整體說來,好吃。加醬汁和加美奶滋有不同的風味,下次可以不要每個都塗太多醬汁,因為吃到最後會覺得都是同樣的味道。

吃完大阪燒就走下地鐵離開梅田。真的就是專程去吃這頓和關8一樣的大阪燒的耶。

因為接著要去美國村,在心齋橋下車。

本來是想要去喝suba和大倉說的珍珠奶茶的,中途被一間賣生寫真的店給絆亂了計畫,因為它樓下的招牌大大的寫了「関ジャニ8の生 写真入荷!」,能不進去看看嗎?(汗)。我敗了3200JPY。全買了大倉的照片。我很克制了...。是大倉先生太迷人了....。

店員動作太慢,結完大家的帳,離我們該出發往機場的時間所剩無幾。珍珠奶茶,斷念,留一個未完的目標下次來完成。

在心齋橋站月台邊我遇到Pちゃん和貝克漢夫婦(笑)。

在御堂筋旁我遇到森山未來。

最後一眼御堂筋的銀杏樹。我要回台灣了。再見了大阪。

說真的,按下這張照片的快門時,我眼裡含著淚。 

台湾なんか帰りたくはない...............

 

匆匆忙忙的趕到機場,劃了位,我們四個人,被分成三個、一個,我是被獨立的那一個人...(寂)。坐上我的位子,我旁邊兩個位子是空的!! 明明沒人坐,是不會把我們分成兩個兩個哦!! AHO! BAKA!! 就已經在不想回台灣了,更害我一路空虛的回台灣。西北這個沒人性的死王八蛋航空公司!!!(怒)

綜合說來有點寂寞的一趟大阪行。花太多錢,看太少場,接收到太少大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