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傑尼通信一覽

関ジャニ通信

8/29的,這集參加的是hina、suba、maru。
沒有上星期的好笑,因為橫山裕不在嗎?ufufufu.gif
順便謝謝為上星期的repo按了拍手的人們!!

Q:出道以來到現在,覺得「這傢伙最把大阪魂給丟了」的成員是誰?
涉「這要怎麼回答?」
村「數123一起講名字」
涉「數123一起講,然後三個人答案一樣的話就贏了?」(←suba搞錯遊戲了^_^.gif
丸「怎麼會扯到那個?」
涉「那不用數123就是了嘛」
村「是可以不用數啦」
丸「反正之後還是要說明」
涉「我就是這麼覺得」
村「對對」
涉「那就數123後回答吧」(←喂,suba來亂的哦xd.gif
村「什麼啦! 很煩耶」
丸「被他玩了」
涉「我想到答案了!」
村「想到了,好了嗎? 那1、2、3~」
涉「錦戶」
村「大倉」
丸「yasu」
丸「我有在想是大倉還是安田其中一個」
村「我覺得是亮或是大倉。為什麼?」
丸「很單純的原因啦,就是在關西麥當勞是叫做makudo嘛? 但安田會叫它mac(關東的叫法)」
村「的確是丟了大阪魂耶」
丸「你看吧」
涉「我也是叫mac耶」
村「真的suba也是這樣講耶」
丸「已經稍微開始丟了吧」
涉「但我應該在大阪的時候就是叫mac耶」
丸「這樣哦? 那應該不算丟了大阪魂啦。不過那傢伙真的是講mac。因為講電話的對像是東京的人,所以也變成東京腔了吧。變成關東腔後,就有『這傢伙染上東京色了耶』的感覺了」
涉「有一點點染上了吧」
村「對啊! 像大倉也常常待在東京不是嗎? 還有演連續劇,他說他在大阪已經沒有朋友了」
涉「那他回大阪時都幹麻?」
村「我問他『老家附近沒有朋友嗎?』,他就說『都已經沒有在見面了』」
丸「都在工作了,或是離開那邊了吧」
村「嗯,然後就說在東京有認識朋友了」
丸「可能真的他在東京的朋友還比較多耶」
村「我之前去那傢伙的家,房間也挺清爽的,就很俐落的房間」
丸「家俱之類的也都是很不錯的東西」(←的確大倉之前說過花最高金額買的東西是他房間的沙發)
村「我是去年冬天去的吧,不是在街上的落地窗常常會有用噴的像雪一樣的東西,寫著Merry X'mas那些的東西嗎? 那傢伙竟然在自己的房間裡弄那個耶!」
丸「真的假的」
村「就是用噴的寫著Merry X'mas,還有聖誕老公公和糜鹿一起飛走一樣的裝飾品。就想說『這個人是有多童心啊』的」
涉「好厲害」
丸「好時尚哦」
村「很時尚吧! 我覺得完全不會特地去買那種東西回來家裡做那些事咧」
丸「但你這樣說也太沒情趣了啦」

↑村上信五真是大倉fan的曙光!!xd.gif
我一直好想知道大倉的房間是什麼感覺,
在「王様のブランチ」裡拍自己房間裡的東西也都只有近拍,
但其實很像看之前yoko在「メレンゲの気持ち」裡那樣拍可以看到整個房間全貌的,
雖然一切都還是得靠想像,但是知道了個是什麼感覺的大方向還真是暢快!xd.gif
不過會在自己家裡做聖誕節裝飾,感覺還挺微妙的耶;;
真的是不知道這個人在想什麼。

涉「亮的話幾乎都已經是說標準腔了吧」
村「啊~日常對話嘛」
涉「嗯。很噁心耶」(←幹麻說那麼嚴重ufufufu.gif
丸「哈哈哈哈」
涉「因為從以前就認識他,所以才覺得他現在超級標準腔的」
村「就是啊,在講電話的時候100%是標準腔耶」
涉「總覺得有點違和感耶」
丸「是因為他有在演連續劇嗎?」
涉「嘛,我覺得他是有意識著平常也要說標準腔吧,但對我們聽的人來說就感覺得明顯。而且從他還是那麼小的時候看他長大~」
村「跟豆子一樣大的時候」
涉「是種子大小啦! 所以才會有一點噁心的感覺啊」

Q:出道以來到現在,變得看到藝人最容易興奮的成員是誰?
丸「會這樣的人,應該一直都是這樣的吧」
村「講本來就是這樣的人也OK啊。123~」
村「yoko」
丸「我」
涉「…」
丸「我猶豫了一下要講我自己還是橫山君…結果我講我自己」
村「你看到藝人會大驚小怪?」
丸「嗯~我對這個的定義應該沒有錯吧?」
村「你被逼到窘境了嗎? 臉好紅哦」
丸「因為覺得我很嚴重耶。…像我們不是會去攝影棚工作嗎? 像是歌唱節目,我到現在看到休息室外面貼著藝人的名字,看到那個我就會興奮耶」
村「會哦?」
丸「就『是塔摩利先生的休息室耶!』這樣的。見到本人時也會有『是本人耶』的,這樣不算看到藝人會興奮的意思嗎?」
村「哦哦,是這樣啊。但這個yoko從以前就常常是這樣是這樣耶」
涉「嗯」
丸「他大驚小怪的狀態更嚴重耶」
村「看到藝人馬上就會緊張起來」
丸「對耶,因為像DOWN TOWN那時候就超嚴重的啊,他全身是汗耶」
村「哈哈哈哈」
丸「明明就口才很好,就自己緊張起來,鼻子和嘴附近全是汗」
村「第一次的時候也是超明顯的嘛」
丸「真的太大驚小怪了」
村「就是啊,他不是說拍連續劇時也不敢和女優說話嗎。從以前就是這樣,但現在可能越來越嚴重了耶。因為會見到各式各樣的人的機會也變多了」
丸「他有一次請了瀧澤君吃飯,之後就一直說『我請takki吃飯耶』,這個也是有一點點跟藝人拉關係的感覺」
村「哈哈哈哈,對耶對耶,和『他被後輩請吃飯耶』又是不一樣的感覺」
丸「雖然有大半是搞笑的梗,但是也是有一點點拉關係的感覺」
村「可能吧」

Q:出道以來到現在,變得最會帶動氣氛的成員是誰?
全員「大倉」
丸「有想了一下才想到。是看了LIVE DVD後,就最近的」
涉「哈啾~!!」
丸「someruma」
村「現在這句someruma是什麼意思?」
丸「在美國打噴啑不是都要講bless you嗎? 這個是我自己的版本」
村「這樣啊」
涉「是什麼意思?」
丸「happy new year」
村「為什麼打噴啑要說happy new year?」
丸「因為每打一個噴啑,就會有妖精誕生」
涉「咦? 咦?」
村「繼續朝這個方向追究下去好嗎?」(←hina不太想問的感覺xd.gif
涉「你是說,每打一個噴啑,就會有妖精誕生?」
丸「因為會有噴啑的妖精誕生,所以就是happy new year,新的一年的開始。這就是妖精的happy new year」
涉「不是happy birthday嗎?」
丸「在妖精的世界裡是講happy new year耶」(←你跟妖精好熟哦xd.gif
村「哦~」
丸「怎樣嗎?」
村「沒有,只是好奇問一下而已」
丸「還有想問的就問我吧,我都會回答你的」
涉「你誰啊?」
丸「我也不知道,就我啊」

整個話題被suba的噴啑給帶走了,還想聽他們多說說大倉的耶^^
不過maru的發言真的很妙耶! 這傢伙平常是都在跟妖精當朋友的嗎!?

歌曲介紹時村上信五大天然!1.gif
村「接下來播的是関ジャニ∞的『Jack Bauer』! ……什麼Jack Bauer啊! 哈哈哈哈」
涉「Jack Bauer?」
丸「是Jack Hammer吧」
村「就Jack Bauer沒關係啦!」(←喂,竟然想硬凹過去)
丸「Jack Bauer、Jack Bauer,是『反恐24小時』的主角吧?」」
村「啊、對耶!」
涉「你真的是突然冒出一位特別來賓耶」
村「我告訴你,吹Vuvuzela的可是他咧」(←這梗我不太懂耶ase.gif)
涉「好厲害」
丸「真的」
村「嗯」
涉「真是嚇死人了,突然來這一位」
丸「嚇了一跳」
村「我剛完全沒有疑惑的就講出來了」

聊到武道館。
村「武道館,關8還沒有在那裡辦過演唱會耶,subaru你有嘛」
涉「在band那邊嘛,有辦過」
村「感覺有不一樣嗎?」
涉「嗯~是覺得武道館,就是講到作音樂就是武道館,是個很厲害的地方吧,所以有一點點緊張耶。當然關8在東京巨蛋也有辦過演唱會,但在武道管還是感覺有一點點不一樣耶」
村「越是喜歡音樂的人,越會有這樣的感覺吧。武道館是很有歷史吧,雖然也不知道有什麼歷史,但查一下應該就知道它很厲害吧」
丸「在武道館辦過LIVE的藝人,名字都會被寫在上面耶」
村「像名簿一樣的東西嘛」
涉「嗯」
丸「被寫在那上面,也是一個哩程碑吧」
村「對啊」

聊到頭髪。
村「說到這個,你剪頭髮了耶」
丸「對啊!」
村「說要剪貝克漢頭的」
丸「就是啊,(之前在節目裡) 猜拳輸了說要剪貝克漢頭的,但被事務所的人阻止了」
村「真是多管閒事」
丸「對啊,我都嚇到了」
村「真的是」
丸「到這個年紀了還被罵,也只能回『啊、對不起』的,好像我做了什麼錯事一樣…所以就只剪了一點點」
村「沒辦法,就yoko很想要他剪」
丸「我控制不了他」
村「你如果猜贏就好了」
丸「就猜輸了啊,運氣不好」
村「哈哈」


関ジャニ通信

8/15 的「関ジャニ通信」,還挺有趣的,很長,幾乎整集了。
參加的成員是hina、yoko、maru。

Q: 覺得哪一位成員的生活變得奢侈了?
丸「要說嗎? 這傢伙變奢侈了~這傢伙變奢侈了~這傢伙變奢侈了~」(←說了好幾次)
橫「要1、2、3一起說,還是直接回答?」
村「1、2、3一起說吧」
丸「生活變奢侈了,換成說是變慷慨了會不會好聽一點?」
橫「有什麼關係」
村「就是變得大方了,說好聽一點是這樣」
橫「嗯」
丸「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村「1、2、3~」
橫村「maru」
丸「是…是我吧」(←原來剛剛的動搖和企圖用別的詞彙解釋是因為他有自覺是自己xd.gif)
橫「你現在日子過很爽吧?」
丸「不要說那麼明白嘛」
橫「因為說起來你也變得很慷慨了啊」
丸「嘛~對啊」
橫「我和maru一起去便利商店時,都覺得我不用帶錢包去也沒關係了」
丸「啥? 這什麼意思?」
橫「因為你會幫我出錢啊」
丸「咦、你是故意不帶錢包出來的嗎?」
橫「嗯」
丸「啥?」
橫「因為我知道只要是和maru去便利商店,我就想會說『好,不用帶錢包!』這樣啊。不過我不會因為現在說出來,以後就會帶著錢包的,所以今後也請多多關照啊」(←喂
丸「咦咦咦這什麼意思? 我才不要咧!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橫「嗯」
丸「就剛好我在去結帳的時候,橫山君來走來櫃台嘛? 然後他拿著2、3樣東西,我常常就會『要不要一起結?』這樣的。但原來你是算好時間故意的?」
橫「所以我剛剛就說了啊。就如您所言」
丸「原來是這樣啊」
橫「對」
丸「還『對』的那麼有自信」
橫「maru或是yasu的話我就敢這樣」
丸「yasu也會這樣耶。yasu是自己會主動說要不要一起結帳的」
橫「沒錯。還有subaru也很大方耶! 和subaru一起去吃飯也是,之前我和yasu、錦戶、suba在空檔時一起去吃飯,我和yasu在車上聊到『要帶錢包嗎?』我就說『不用啦,subaru有帶,所以錢包放著沒關係吧」
村「因為subaru會請客」
橫「對啊」
丸「真的」
橫「說『我沒帶錢包耶』,subaru就會『沒關係啦,我出就好』,馬上哦!」
丸「唉呀~」
村「的確是,在出外景的空檔時他都會主動說要出」
橫「然後~不會出錢的就是我和錦戶了吧」
丸「亮chan不會出錢嗎?」
橫「嗯。我沒有讓錦戶請過客耶」
丸「不會吧~」
村「偶爾他會出錢啊」
丸「我以前常常被他請耶」
橫「但我沒被他請過啊」
丸「真的嗎? 他都是說『沒問題! 交給我』這樣」
橫「是哦」
丸「所以我剛剛在猶豫要回答我自己還是亮chan,因為從以前一直都是亮chan請我吃飯」
村「那傢伙大多在第一攤的時候都不會出錢耶,續攤時因為心情變好了才會想出錢」
丸「對對對,一high起來的話」
橫「就是啊」
丸「可是以前裕chin你也有請我們吃飯過吧?」
橫「以前?」
丸「嗯、以前。在炸肉串的店,請我和大倉和yasu」
橫「那是什麼店你說清楚一點」
丸「咦、就自己要串食材的…」
橫「不是啦,是問你什麼樣的店啦」
丸「啊、吃到飽的」
橫「哈哈哈,你看,就就是我的心機了。只在這種吃再多喝在多也是固定價錢的店請客」
丸「對啊! 就明明是喝到飽,又說『要喝多少都沒關係哦』,我還很高興的把全部的飲料喝了一輪,喝到肚子都漲起來了」
村「這樣不就吃不下正餐了?」
丸「對啊,吃不下了」
村「你真的是典型的aho耶!」
丸「前陣子你不是也有請我們吃燒肉?」
橫「嘛嘛,那時候是我最有錢的時候啊」
丸「啊、這樣啊」
橫「因為我年紀比你們大,那個時候又比大家的工作還多」
丸「的確是這樣」
橫「所以我不請客不行,現在的話就和大家在同樣狀況了」
丸「不想請客了嗎?」
橫「不想」
丸「為什麼?」
橫「會不安啊! 錢不留著點不行」
丸「為什麼?」
橫「我看不到我的未來啊」(←超寫實的這孩子xd.gif)
村「哈哈哈哈哈哈」
橫「就覺得一直大金額的花錢是不行的,想說也該存一下錢」
丸「現在有在存錢嗎?」
橫「有啊,我也是會存錢的」
丸「你有幾個戶頭?」
橫「這可不能說」
丸「剛剛一瞬間露出很跩的表情了,哈哈哈」
村「你有很多戶頭嗎?」
橫「沒有沒有」
丸「你該不會只是想存錢,但都沒有存吧?」
橫「沒有沒有,我敢說我有存錢! 不然你們自己說說有多少存款?」
丸「回擊了」
橫「這傢伙的銀行存摺的0都多到跑出來了」
村「哈哈哈哈哈」
丸「真是的」
村「什麼跟什麼啊」
丸「我有聽說,真的多到跑出來了?」
橫「跑出來了跑出來了! 已經跑出那個格子,上次他還說『看不清楚了啦』的」
村「哈哈哈,不要亂說」
橫「唉呀唉呀,不過maru chan的優點,就是很多地方他都會帶慰勞品去」
丸「對對,這是自我滿足」
橫「很多工作現場都會帶慰勞品來,今天也帶來蜂蜜蛋糕來了」
丸「就只是自我滿足啦。我就是被問過『為什麼要這麼做?』,自己想了一下才知道只是自我滿足而已」
橫「可是很可取耶」
丸「嘛~算是吧」
橫「然後,是希望上層的人來吃一下吧?」
丸「哈哈哈,可以的話」
橫「再藉此想得到點什麼工作吧?」
丸「如果可以的話」
村「什麼意思?」
橫「利用慰勞品想要得到什麼工作,就是個心機的男人啦」
村「哈哈哈哈」
橫「是這樣吧?」
村「就只重視上司的歡心和想得到工作啊?」
橫「還是因為工作上很多失誤,想要用這個來得到原諒?」
村「是贖罪的禮物啊?」
橫「是哪個?」
丸「只能二選一嗎?」
橫「你是用什麼心情在送慰勞品的?」
丸「就覺得好吃的東西,可以大家吃了會開心的話就好了,這樣的」
橫「別說謊了!」
村「快罵他一下」
橫「是在表現你比大家都還懂事這樣,讓製作人喜歡你,然後給你個人的工作吧?」
丸「唉喲沒有這回事啦」
橫「真是個心機男耶」
丸「哈哈哈」
橫「哈哈,不過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啦! 大家都吃得很開心」
丸「這樣我也會很開心的」

Q: 出道至今,覺得「大叔化」最嚴重的成員是誰?
丸「身為偶像卻大叔化了是不可能的話? 應該說當了偶像才會越來越年輕吧」
橫「但是現實就是這樣啊! 年齡只會一年一年的增加下去」
丸「地心引力是沒辦法反抗的」
橫「嗯~」
丸「但如果說是『變成大人了』的意思也不錯吧」
村「嘛~看怎麼解釋囉」
丸「我想到是誰了」
村「1、2、3~」
全員「subaru」
村「說完全是位大叔也不是,但的確最近開始變老了耶」
橫「最近我常和subaru一起玩,還一起去旅行,到晚上subaru的表情真的是很糟糕耶」
村「說糟糕是什麼程度的糟糕?」
橫「就有種『原來他是會露出這種表情的人?』的感覺」
村「哈哈哈哈」
橫「覺得好難得一見」
村「哈哈哈哈」
丸「我懂」
村「有時一直工作到半夜,他偶爾會露出疲備的臉,是比那個更糟糕一點的版本嗎?」
橫「大家也都有看過嘛,眼睛的部份」
丸「那個疲備的臉」
村「原來如此! 眼睛就是明顯的不一樣了嘛」
丸「還有連背影也散發著哀愁~」
村「越到晚上越是這樣」
丸「對對」
村「剛出道的時候倒是不會這樣耶」
橫「嗯,但說來我們出道時也才23歲耶」
丸「對耶」
橫「說『才23歲』,但現在也還不到30歲耶」
丸「但是感覺上有差耶」
橫「等關8都滿30歲時會變怎樣啊~對世人來說」
村「應該不會特別有什麼感覺吧」
橫「以前30歲的傑尼斯前輩,在我21歲的時候都覺得是好年長的人耶」
村「嗯」
橫「我們在15歲的時候,東山桑大概幾歲啊? 就覺得年紀好大耶。像是在雲上面的存在感」
丸「對啊~」
橫「覺得他年紀比自己大很多的感覺,完全不覺得自己可以趕上他的年紀的感覺了,果然東山桑的年齡差距感是無法填補的吧」
村「對啊,感覺年齡差距永遠是一樣的」
橫「對啊,所以我們也一直是新人啊! 只要有前輩在的話」
村「對啊! 因為TOKIO的大家也全是30歲了耶」
橫「說起來TOKIO全員都30歲了這件事,我覺得反倒是是KinKi也已經30歲了,這個比較厲害」
村「真的耶」
丸「大家都陸續30歲了,但都不會老耶」
村「真的耶」
橫「就是啊,帥氣的男性到35歲才完全是顛峰吧」
丸「對啊」
橫「體力也可以維持著,這個有證據的,像是職業拳擊手也都一直當到35、6歲嘛」
村「很稱職的現役吧」
橫「現役! 就是因為體力有維持著吧」
村「這就要看自己的努不努力了,看是不是有做好自我管理」
橫「要不要做就是看自己了嘛! 所以我才想說總之就努力到33歲! 朝著10週年的來努力才行」(←總之akireru.gif
村「過了33歲之後呢?」
橫「過了我就不知道了,但到那之前全部都是我自己要負責的」
丸「就是努力到那之前」
橫「嗯,現在在那裡算是有個終點線在等著我」
村「暫定性的」
橫「所以我現在就是朝著那個目標在努力的過程當中」
丸「努力到那個時候,就會再看到下一個目標了」
橫「對對」
村「然後就有下一個目標的終點」
橫「對」
丸「對耶,全員都滿30歲的話又會不太一樣了吧」
村「這是當然的吧」
橫「全員都滿30的時候我也34了耶」
丸「啊對耶,tacchonn滿30的話」
村「唉喲~還會很開心的啦! 一定的」
丸「還可以啦! 完全不會有沒搞頭的感覺啊」
橫「現在傑尼斯裡34歲的有誰?」
村「太一君好像差不多是34歲吧」
丸「松岡君呢?」
橫「松岡君比我大5歲,應該是34歲吧?」
村「有那麼大嗎?」
橫「有啦有啦」
村「那太一君就35歲了」
橫「是吧? 因為我記得松岡君和井之原君同年」
村「對耶」
橫「因為我20歲演舞台劇的時候,松岡君是25歲,那我現在29歲,松岡君就是34了」
村「但我和太一君踢足球時真的感覺不到他已經是35歲了耶! 完全就像是和20歲出頭的人在踢球一樣」
橫「嗯。這可能就是他保持年輕的秘訣了吧」

聊到藝名。
村「在傑尼斯裡只有yoko藝名吧?」
橫「是吧,以前有很多啊,但現在還留下來的只有我吧。有藝名不錯啊」
丸「為什麼?」
橫「像在醫院之類的很方便,不太會被人發現」
村「啊~對耶」
橫「因為會被叫『橫山侯隆先生』而不是『橫山先生』嘛。說好懂一點的話,如果聽到叫的名字是『木村拓哉先生』的話,就算覺得不會是本人,也姑且會看一下那個人吧」
村「會有『咦、不會吧!』的反應吧,就一小陣騷動」
橫「一定會的吧! 像是聽到『中居正廣先生』的話,也會想知道那個人是長什麼樣子吧?」
丸「真的耶」
橫「就是這樣,但我完全不會有這樣的狀況,因為橫山這個姓在大阪多到跟什麼似的,所以聽到『丸山隆平先生』,知道maru的人就算知道不是maru也會看個一眼的」
村「真的耶,有藝名好好哦」
橫「所以藝名都是優點,沒什麼缺點耶」
丸「但在寫的時候不會猶豫一下嗎?」
橫「完全不會」
丸「平常生活你有辦法分辨要寫哪一個?」
橫「我又沒有那麼笨」
村「你弟弟送的生日禮物,刺繡也是寫YOU這名字吧?」
橫「對啊。我弟弟送的禮物的T恤也都是寫YOU,我想他應該知道吧? 知道我會一直穿,然會被拍到」
村「啊~」
丸「好聰明哦」
橫「我後來有問他為什麼不寫侯隆,他說因為被說『不對稱不好看』」
村「哈哈哈,用英文字母來排的話」
橫「像是T恤的話,就YOU三個字排起來就挺可愛的啊,但寫KIMITAKA就被說太長了不好看」
丸「可是『裕』其實也不是YOU吧」
橫「是YU啊」
橫「但社長就說要寫YOU」
丸「為什麼啊?」
橫「我也不知道。這個部份我倒是沒有出什麼意見」
村「哈哈哈」
丸「是這樣哦」
橫「我什麼也沒說過」
丸「他沒跟你討論過嗎?」
橫「是有過『像這個的好不好?』的感覺,一開始就『剛好不好? 』『健好不好?』 但全是V6啊! 這樣不好吧! 都有人叫這名字了! 然後他又說『那亨利好不好! YOU長得有點像混血兒,就叫亨利好不好?』」
村「哈哈哈」
丸「太老套了」
橫「再說我也不是混血兒啊! 如果是的話叫這個名字還OK」
村「yoko常常被這麼說耶,一開始還染金髮的時候嘛」
橫「之後叫了燒肉便當到宿舍時,Johnny桑說『今天肚子餓了,就奢侈點叫個上(=音同JOE)便當好了,啊! JOE也不錯啊?』」
村「哈哈哈哈」
橫「什麼橫山JOE的,如果是這個由來的話,我想我也不會紅吧」
村「就是啊」
橫「JOE本身我是覺得OK,但是這個名字由來真的是太土了,結果就以Johnny桑平常叫別人的時候的口頭禪YOU了。可是反而Johnny桑就只叫我『yoko』耶! 怎麼會這樣啊」
丸「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橫「我也不知道」
村「就是一個感覺吧~」
橫「還有裕這個名字比較頭大的是在外國如果被問『What's your name?』時,我回答『You』的話一定會被回『No!』,然後我再『No!me』、『Yes You』這樣的」
村「哈哈哈」
橫「講完名字還被講『No!』」
村「這樣也很有趣啊」
橫「就要『You』『No!』『Me You』『No!』這樣的對話一下」
村「哈哈哈」

藝名這個有一半是以前說過的笑料,但又多穿插了一些新的笑料,
橫山裕的人生真的有太多值得拿出來說的趣事了gu-kira.gif


関ジャニ通信

4/18的「関ジャニ通信」,guest是suba和yasu。
「究極的選擇」單元那邊suba也超好笑的,
但後面聊到喝酒的部份,真是激發起我的母愛了,subaru太可愛了啦!!miniheart.gif

涉「有時候喝酒,記憶都會不見耶~」
村「你終於也有這樣的時候了」
安「最近常這樣嗎?」
村「他以前就常常一喝多了,就茫掉耶! 然後搖搖晃晃的到處亂跑」
涉「對啊,真的耶~會到處亂跑。我最近都會和朋友去喝酒,還喝到一整晚沒睡。就之前有次是在大阪工作時,早上搭新幹線時去大阪時,在車上睡不著,就直接去工作了,工作結束後吃了晚飯,就和朋友去喝酒,一直喝到早上6、7點,覺得真的好醉好茫了,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村「哈哈哈好長一段」
安「以結果來說就是都不記得了」
村「還說了好長一段」
涉「但都不記得了
村「有去喝酒的事也都不記得了嗎?」
涉「後半不太記得了」
村「是因為喝太久了吧? 你精神還真好耶」
涉「我一年比一年精神好啊!」
村「真的以前還比較容易馬上就睡著耶」
安「以前喝了酒馬上就睡著了耶」
村「以前我們在工作後,都會一起去HOTEL附近的居酒屋吃飯。subaru喝了2、3杯燒酎後,說了『我去廁所一下』後,就搖搖晃晃的走去廁所了。但因為一直沒有出來,我去廁所找他,人竟然不在裡面!」
涉「呵呵」
村「然後我就和yasu一起去找,附近的便利商店的廁所裡找不到! 去HOTEL的廁所也找不到! 就問櫃台的人說『有沒有看到一個個子小小的人經過?』」
涉「這是什麼形容啊! 有其他更好的詞吧?
村「因為你說要去廁所,想說該不會先回房間了吧,按了房間的電鈴,也沒有回應! 試著轉一下門鎖,竟然就打開了! 走去臥室一看,在床上睡覺!! 而且衣服摺得整整齊齊的放在旁邊!!
安「真的是很誇張耶」
涉「因為醒來的時候如果看到衣服亂成一片很討厭吧」
村「真是嚇死人了」
涉「但都不記得了」(←suba一直用這句在無奈的收尾xd.gif)

我的媽啊,光是想像suba喝醉酒時,
那個小小的身子,一路一個人搖搖晃晃的走回HOTEL,
進了房間脫下身上的衣服,醉酒之下還記得好好的把衣服摺好放著,
(如果還換睡衣的話,就可愛到爆炸了啦)
光是想到那畫面就覺得好想當他媽啊~~~這孩子太可愛了啦!!miniheart.gif

還有hina問別人時形容suba是個子小小的人,這樣的表現方式也太可愛了吧!kyunn.gif
厚~~這群人是怎樣啦!


関ジャニ通信

久違的來打repo一下,因為昨晚突然決定的聚會中薇珊大師解答太讓人開心,
晚上整個不著,摸到2點上床,早上手機鬧鐘又沒響,整個睡過頭,現在裝病請假中ase.gif
下午也想繼續裝病請假下去算了啊啊啊啊kurusii.gif

4/3的関ジャニ通信, GUEST是hina、maru、yasu。

OPENING
丸「大家好,我是丸山隆平」
安「大家好,我是安田章大」
村「兩個人是~」
安「山田!…你幹麻不跟著說?」
丸「嗯,為什麼啊? 這樣問我我也不知道耶…就覺得現在沒那個情緒這樣而已」
村「對不起,我不該帶出這個話題」
丸「沒事沒事!」
村「是怎麼了?」
丸「想要像主持人一樣,沉穩的感覺」
村「不能先預設好啦! 要臨機應變啦!」

重來一次~
丸「螃蟹螃蟹攻擊! 我是丸山隆平!」
安「螯蝦螯蝦! 我是安田章大!」
村「兩個人是~」
丸「山田!」
安「是甲殼類
村「字不合啊!」
丸「可惡耶~」
村「但的確是甲殼類耶」
安「是甲殼類吧! 說到螃蟹,就是螯蝦了」
丸「啊~這麼說來的確是耶」
全員「哈哈哈哈」

穿衣~
安「如果不懂得怎麼穿衣服,就看現在雜誌上流行的東西,穿了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了…現在流行的東西就是海洋風,海洋風~因為是海所以有直條紋的衣服」
村「你現在就穿著了嘛」
安「對啊,我常會穿直條紋(stripe)或橫條紋(border)的,如果是高手一點的話,可以穿直條紋的外套,裡面搭上橫條紋的衣服! 雖然橫條紋會讓身體看起來澎漲,但是裡面的直條紋又可以讓身體看起來比較瘦」
村「border是橫的?」
安「border是橫的」
村「stripe是直的?」
丸「對! stripe是直的」
村「我都不知道耶~」
丸「雖然你有其他事也不知道…但你竟然不知道這件事…」
安「哈哈哈哈」

hina不懂這些服裝用語雖然很誇張,但莫名的又覺得很合理耶xd.gif

錢~
丸「錢很重要」
村「不能一直說錢啊錢啊的! 錢只要有最低限度夠用就好了不是嗎」
丸「錢是有的話會很開心,沒有的話也還是過得下去吧? 世人大多是這樣」
村「但現在這個社會的規則好像變得是沒有錢就活不下去了嘛」
丸「這樣的規則很累人耶」
村「為了遵循這個規則,錢還是有必要的! 不要一直聊錢的話題啦」
安「最常說的是你吧! 村上君」
丸「我都不太喜歡說的」
安「說太白了! 又最常說!」
丸「不能說得太白啦」
安「他就是會說很白啊,錢啊錢啊的」
村「就是我的形象上讓我太常說了啦」
安「村上先生,你不是常常在說嗎?」
村「說什麼?」
安「說『好想要公寓哦~』這樣的」
村「我想要公寓啊~
安「哈哈哈這不是承認了嗎?」
村「我是想要公寓啊
安「還說些什麼『唉呀~如果有棟好的公寓有多好啊~』這樣的」
丸「變成公寓了嗎?」
村「什麼意思?」
丸「以前不是只說想當包租公嗎?」
村「總是有順序的吧?」
丸「我都不太想說你了」
村「是順序」
丸「都有『守財奴』(銭ゲバ)這個外號出現了,不過我是覺得沒有到那麼嚴重的程度啦」
村「就是啊,我才沒有大家想的那麼愛錢」
安「我也是不太想說你,只覺得平常你真的太常說了」
村「哈哈我平常又沒有在說!」
丸「是沒有說到錢啦」
村「就是啊」
丸「但不是說錢,是說資產的東西了」
村「你這傢伙偷聽我講電話哦!」
丸「才不是偷聽,是你聲音太大了!」
安「真的很大聲! 你總是在講這種電話時,說話時的臉你的眉頭都皺起來了」
村「又不是我打去的! 是有人打來啊」
安「但對方會打來,你沒跟對方接觸的話,對方也不會打來吧」
村「因為就有情報要連絡啊」
丸「情報是什麼情報」
村「就是要知道一下的情報啊」
安「怎麼覺得你和不動產公司的人有在連絡啊」
村「沒這回事」
丸「不要常常在工作現場聊這個哦」
村「我又沒有」
丸「所以是我們誤會了嗎」
村「沒錯,是誤會」
安「太新潮了啦,傑尼斯裡有明白說『我想要錢』的人在」
村「我是想要啊」(←有就是有,有就承認,村上信五真漢子xd.gif)
安「一起努力吧! 一起去追求AMERICAN DREAM吧」(←黑猩猩的日文語腦袋出現了xd.gif)
全員「哈哈哈哈」
村「JAPAN DREAM就好了吧」

這段太好笑了,到底hina在工作時講的那電話是怎樣,
會同時被山田兩人誤會,應該是真的有講到什麼不動產的事吧。
是夢想越來越大,還是hina的包租公夢想已達成,現在想買公寓了?xd.gif


関ジャニ通信

連續兩個星期都是hina和倉安兩人,
但對話內容是沒有特別特別倉安梗的就是了。

1/10的。名言QUIZ。
相田みつを的名言「その人の前に出ると絶対に嘘が言えない、そういう人を持つといい」
(在那個人面前絕對說不出○○。最好有一個這樣的人存在)

倉「お世辞(客套話)」
村「啊~差一點點!
安「是文字不一樣嗎? お世辞(客套話))…是『お歳暮(年底送的禮)』這樣文字的不同嗎?」
村「お歳暮?」
倉「不知道這個人是在說些什麼」
村「你啊,衝太快的話會受傷的哦」
安「哈哈哈」
安「我知道了!! 『怨言』」
村「嗯~不是耶」
倉「『要錢』?」
村「沒有那麼長,是漢字一個字」
倉「是漢字一個字很多耶!」
安「你可以再念一次文章關? 村上君你知道答案嗎?」
村「我看過題目所以知道」
安「啊,這樣哦」
倉「那如果沒看過的話村上君你猜得出來嗎?」
村「啊~應該、應該猜得出來」
倉「相田みつる?」
安「不是みつる啦」
村「那個是yoko的弟弟啦
倉「みつを? 是みつを哦(笑)」
安「是『相田みつを啦』」
倉「『不敢說喜歡』
村「不對」
倉「『不敢說愛』
村「說有什麼關係,愛說出來OK吧」
倉「因為會害羞
村「這是你的問題吧」
倉「呵呵呵」
村「是在戀人面前不能說的東西」
安「我知道了!! 說不出『謊言』」
村「終於有正確答案了」
倉「什麼嘛…」

1/17的。

村「今天1月17日,我的生日快到了耶」
倉安田「對啊…」
安「你想要什麼禮物?」
村「tatsu送的生日禮物,永遠都是吸塵器耶」
倉「你現在用的是什麼?」
村「dyson。其中一台是這個」
倉「咦? 你有2台?」
村「就原來的和你送的」
倉「啊(笑)」
村「你呢?」
安「你想要什麼??」
村「你想送我什麼?」
安「你需要碎紙機嗎?」
村「我需要! 我要電動的哦」
安「大部份的都是電動的吧。那我就送你碎紙機」
村「tatsu呢?」
倉「葡萄酒?」
村「這種東西我自己也可以買啊」
倉「咦? 這樣說的話任何東西你都可以自己買啊」
村「是這樣說沒錯啦…」
倉「那,就送村上君適合的東西,葡萄酒」
村「剛剛不是說過葡萄酒了嗎?」
倉「是沒錯(笑)」
村「不過收到什麼我都會很高興啦」
倉「我會好好想一下要送什麼的」

這樣要禮物好有趣哦,而一直送別人吸塵器的大倉忠義也很有趣耶!


関ジャニ通信

12/20的,GUEST一樣是錦戶亮和安田章大,
雖然沒有大倉忠義,但很好笑也譯一下。

村「你們兩個寫了『Snow White』嘛,這是怎麼寫出來的?」
錦「本來啊,是我寫好的一首歌,但是交給製作人後,就卡住沒進展了。
  剛好那個時候剛好yasu在,製作人說『幫忙想個辦法吧,填一下歌詞吧』」
村「那鋼琴的編曲呢?」
錦「是我寫的。maru寫的詞是哪一首啊?」
村「大家都不知道嗎? 就是『M.Com』的那首」
錦「咦?」
安「真的嗎? 我有看到耶」
錦「啊,我想到了! 『ONE DAY~』」
村「因為本來是英文歌詞嘛? 但不知道哪些部份是maru寫的」
安「他幹麻要把名字藏起來?」
錦「這樣我們把名字寫出來的好像很糗耶」
村「我也不知道,我沒有問他。他自己也都沒跟我們說他有寫詞吧?」
錦「說起來他總是和大家不太同調嘛」
村「這個可能是放著以後講的」
安「說不定他是想在演唱會的MC上說耶」
村「對耶,說不定不要知道比較好」
安「真是對不起他了」
村「沒關係啦沒關係啦」

村「最喜歡的歌是哪一首?」
錦「我嗎? 我最喜歡『君の歌をうたう』(用唱的)」
安「你一直在唱耶」
村「從拿demo後就一直在唱耶」
錦「嗯~我很喜歡。村上君呢?」
村「我喜歡『マイナス100度の恋』」
錦「你呢?」
安「我喜歡『冬恋』耶」
村「我懂」
錦「對啊,這首大家都很喜歡,是一定有列進喜歡的歌裡的」
安「是哦,那…」
錦「那用排名的,1、2、3名這樣。
  我是『I WISH』和『雪をください』和『ONE DAY~』」
安「我很難選耶」
錦「就用分數來決定,來,第2名是?」
安「『I WISH』吧?」
錦「啊~我也喜歡,我喜歡第二段合唱的音樂。第1名呢?」
安「第1名?『雪をください』」
錦「不選剩下maru作詞的那首?」
安「喂喂,不要這樣說。是以旋律來選第1、2名的」
錦「你不喜歡他寫的詞哪裡?」
安「別鬧了」
錦「有什麼關係。yasu不喜歡『ONE DAY』的歌詞」
村「沒關係啦,個人總是有偏好^^」
安「可是我什麼都沒說耶! 別鬧了!!」
錦「好吧,yasu沒有說,是我說謊了,對不起,這樣行了吧?」
安「別這樣啦」
錦「不管說什麼都很像在撒謊吧? 反正yasu就是不喜歡maru」
安「喂~~~~」
錦「我啊,7首歌裡我喜歡6首歌耶」
村「不喜歡哪一首?」
錦「ONE DAY」
村「不喜歡哪裡?」
錦「歌詞^^」
安「哈哈哈哈哈哈」
村「同樣是冬天的歌曲,也是像食物一樣,會有每個人喜歡的口味,
  所以『ONE DAY』就是不合你的口味是吧?」
安「哪有!」
錦「就像香菜一樣的感覺吧?」
安「哪有,我討厭亮啦」
錦「咦? 什麼意思? 你是說你討厭我?」
安「不是啦」
村「是因為亮說他討厭maru呢?」
安「對啊。夠了啦,好可怕,像這樣會被抓耶」
村「?」
錦「咦?」
安「就像這樣,總有一天會被抓走……」
村「什麼意思?」
安「就是被騙,然後只能說『不是我幹的』的這樣」
村「他跳tone了耶…^^」

接著要念漫畫精典台詞,ryo吃螺絲重念了好幾次,還擅自把台詞改成關西腔
安「竟然拍了4 take」
錦「最佳男配角獎都要哭了^^」

錦「村上君你有穿過『袴』嗎?」
村「沒有耶」
錦「我們啊,成人式的時候是一起的,有穿哦」
安「我也是順勢穿了。因為亮說想穿,我就說我也想穿。訂製後送來就是那個顏色了」

原來那個粉紅色的和服不是章大自己選的!?

這集連ryo也開始欺負章大了,好可愛啊~~


関ジャニ通信

12/13 GUEST是ryo和yasu。
這篇沒有特別有趣,只是不長我又有閒就譯一下。

村「新單曲快要發行了,然後演唱會上也會唱這些歌。你們家人會來嗎?」
錦「還不知道耶」
村「很久沒在大阪跨年了耶」
錦「算起來7年了耶」
村「以前還有在帝國劇場過年的吧」
錦「因為18歲左右時是在帝國劇場過的。你們會在大阪待幾天?」
安「3天?」
錦「4天?」
村「大家都會回家吧」
錦「可是啊,覺得很不好意思耶,我想我回家也不太會說話吧」
村「為什麼?」
錦「因為,我有7年沒在家裡過新年了耶! 就覺得會緊張」
安「他們是家人耶」
錦「我想我不會開口說話吧。和媽媽雖然會說話,但和哥哥不太會聊天。
  去看爸爸的時候,他還會跟我握手咧

錦戶爸爸也太妙了吧,那麼生疏難怪ryo覺得回家很尷尬。

終極的選擇。
村「第一題。想要和歷史上哪個人物徹夜飲酒長談?」
A 織田信長
B 坂本龍馬

安「和誰長談比較有利益啊」
村「怎麼扯到利益了」
安「B!!」
村「B!!」
錦「B!!」
村「這是當然的吧。因為明治維新那個時候有很多謎吧?」
錦「有一種英雄的形象嘛,雖然織田信長也有啦~
  但是現在NHK也還在演龍馬,而且不覺得喜歡龍馬的人很多嗎?
  漫畫我也都有看。還有濱ちゃん(濱田雅功)也有演過嘛」
村「啊~對耶」
安「有嗎?」
錦「有啦」

村「第二題。想要作作看的是哪一個?」
A 包下溫泉旅館辦DINNER SHOW
B 在滑雪場辦DINNER SHOW

三人「B!!」
錦「因為,大家都會穿浴衣吧?」(←為什麼浴衣是取決點?)
安「也不一定吧」
村「現在這個季節的話是滑雪場吧。但吉本的人都說在旅館表演的話根本沒人在聽耶」
錦「這樣很討厭耶」
村「而且在滑雪場的話一定要唱『ロマンスの神様』(廣瀨香美的歌)了吧」
安「會一直放這首歌吧!」
村「因為太具代表性了。這個時期還有山下達郎的『X’mas Eve』」
錦「還有瑪莉亞凱莉的…」

村「會小動肝火的是哪一種?」
A 問想吃什麼,回答「隨便都好」的女朋友
B 聊到沒話題時,會說「說點什麼好笑的來聽聽」的女朋友

錦「要選會動肝火的嘛?
  我是沒這樣被說過『說點什麼好笑的來聽聽』,但會這樣說好奇怪哦」
村「我也不喜歡」
三人「B!!」
安「這是一定會生氣的吧」
錦「因為好像把找話題的工作推給別人了嘛?」

村「火鍋不能少的食材是?」
A 白菜
B 豆腐

錦「這題是怎樣? 我都無所謂耶」
安「這是級極的選擇嗎?」
村「而且不同火鍋有不同選擇耶」
錦「好了,選想要的嘛? 我選好了」
村「A」
錦「B」
村「因為我想白菜不管什麼都很搭」
錦「可是豆腐這種東西只會放個2、3個,
  而且還沒有吃到就會不知不覺的煮到不見了耶」(←的確!)
村「但白菜會常常吃到需要追加耶」
錦「唉喲,兩種我都覺得無所謂耶」(←放棄爭論了)

村「想要住的是哪一種?」
A 料理很好吃,露天浴池很寒酸的日式旅館
B 料理很難吃,但溫泉很豪華的日式旅館

錦「真的哪個我都無所謂耶。A」
村安「B」

村「最近有住日式旅館嗎?」
錦「長大後…自己說自己長大後有點不好意思。最近都沒有住日式旅館耶」
村「我有在工作時去住耶」
錦「真的假的? 是陶板烤肉嗎? 有吃像那種東西嗎?」
村「啊,有有。剛開始還覺得OK,但住久一點就會有『咦,這個第一天也吃過了吧?』這樣,
  同樣的菜單一直在輪流,所以住太久也不是很好。
  不過房間的氣氛,會很像畢業旅行的感覺很棒耶。
  像是去年因為學年曆有在日式旅館住一晚嘛。
  雖然ryo和大倉先回去了,我和yasu和yoko、maru四個人留下來,
  還去打了桌球,晚上唱了KTV,超HIGH的耶」
錦「如果只有我們自己人在就好了,有外部的人在就不能玩很HIGH」

村「最後一題。不希望哪一種三明治消失?」
A 豬排三明治
B 蛋沙拉三明治

錦「真的哪個都無所謂耶。但要選的話是豬排三明治吧」
村「明明就有所謂」

hina吐槽了
的確ryo一直說無所謂,但最後還是會選一個出來

聊到昇學的事。
村「以前有思考過昇學的事嗎?」
安「有啊,因為有高中入學考試,所以去上了好多補習班」
村「就算這樣?」
安「就算這樣是怎樣? 是指就算這樣我還是想當Johnnys嗎?」
村「嗯」
安「因為我有去上補習班,所以成績算很好耶」
錦「然後呢?」
安「什麼然後呢的,很奇怪耶這問題…」
村「因為不知道要接什麼話啦。那個時候成績很好?」
安「嗯! 因為滿分500分」
錦村「滿分500分???」
錦「滿分是500分吧?」
安「是滿分500分,我考467分」(←安田章大話講一半是要嚇死人哦)
錦「一定是騙人的啦,你隨便說說而己吧?」
安「可是我是我的年級裡考1、2名的耶」
錦「這傢伙一定在說謊」
安「沒有,我中學一年級的時候,成績單上全部是5耶」
村「那現在怎麼這樣??」(←喂)
安「現在怎樣??」
村「亮呢?」(←竟然無視章大的問題!)
錦「我念書是不笨,因為我有撇步。
  可是也有考過7分的,社會科也有考過90分的。但是我不太愛念書」
村「我中學二年級最高分只有400分」
錦「滿分500?」
村「嗯」
錦「你有抄筆記嗎?」
村「沒有」
錦「我也沒有。你有抄嗎?」
安「嗯,因為我喜歡抄筆記」
村「我真的沒什麼在念書耶,所以之後去考駕照的時候超開心的,
  覺得坐在下面聽別人說話很新鮮。因為這種狀況最多也只有上節目的時候吧」
錦安「對耶」


関ジャニ通信

10/25 通信。成員是hina、yasu、大倉。
這一集的結論就是「村上信五很喜歡涉谷昴」

村「已經到10月底了,過一下子又有新單曲要發行了,叫『急☆上☆Show!!』。
  嗯~這個有初回…還有,叫什麼來著?」
安「通常盤?」
村「對啦!」
倉「為什麼想不起這個詞?」
村「不是啦,因為DVD是叫作初回A和初回B嘛」
安「嗯~」
村「然後我村上現在正在演出『MY GILR』,還有大倉和安田的『ROMES」。
  然後…啊、涉谷先生的DREAM BOY今天是千秋樂了」
倉「恭喜」
安「辛苦他了,好長一段時間」
倉「很長耶! 而且從他綵排時就一~直在宣傳」
村「真的下星期節目的這個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安「對啊~就一直宣傳下去好了!」
倉「夠了啦」
安「就說已經結束了~這樣的」
倉「前個星期都說結束了,下星期又說結束了要幹麻」
村「不過也不知道誰會有什麼新的動作。因為有些成員也是有些是還不能說的
(↑還有什麼新工作嗎!?)
倉「對啊! 那你有沒有好好幫我們宣傳?」
村「ROMES也有一直在宣傳啊」
倉「我們都來了,怎麼沒有把我們的情報當成最重要的啊? 好像輸給subaru的情報了一樣」
安「他本人明明沒有來,我們本人來了耶」
村「笨蛋啊! 你們的還在播出中吧! subaru的今天是千秋樂耶」
倉「但是上星期也是一樣啊」
村「你們不知道他有多辛苦啊! 加上綵排的話你們知不知道他有多辛苦啊!
安「的確是很大的重擔啊~」
倉「但我們也很努力啊」
安「對啊,我們也很努力」
村「但是是整整三個多月耶!」
倉「我們也是啊」
安「就是啊」
倉「嗯,就快要滿三個月了」
村「你們是兩個人一起的吧! 他是一個人在努力的耶! 以關8的身份!
  他那個那麼認生的人,一個人在努力耶!

安「沒想到你竟然會這樣說。我們本人都來到你面前了」
倉「而且這連續劇本來就是我們兩個一起演的」
村「你們的也有說了啊! 有說了啊! 以結論來看(←原文是「結果」。是橫山裕最近的口頭禪)」
倉安「以結論來看」
安「是yokocho耶」
村「哈哈哈哈,反正這樣對話再來也不能玩了」
倉「對啊」
安「這倒是有點寂寞耶」

「DREAM BOYS」真的宣傳超久的,
中間有一次yoko還有點生氣的說「票都賣完了是在宣傳什麼」這樣的。

終極的選擇:
喝味增湯,如果一輩子只能放一種料的話,會選哪一種?
A 豆腐和海帶芽
B 白蘿蔔和油豆腐

安「我隨便都好耶~」
倉「你明明就不是這樣」(←不然你是知道他是怎樣哦?)
安「我決定了! 是要選想吃的那邊吧?」
村「是選不能吃,但又想吃的那邊啦! 對不起…是選想吃的那邊沒錯」
安「哇~他道歉了耶」
村「我向來都是會道歉的啊!」
安「咦?」
村「別亂說啦,真的~」
倉「我剛以為你要被村上揍了」
村「哈哈哈哈你也別亂了啦! 這樣好像我在私下真的會打你們一樣」
倉「哈哈哈哈」

最後三個人的答案都是A。

聊到最近熱衷的事情。
安「我是潛水」
倉「我沒有什麼熱衷的事情耶,要說的話是熱衷工作吧」
村「我的話就足球了,好想代表日本去比賽」
安「你還有關8,沒辦法去海外吧?」
村「但我以前就一直說,如果有人找我去當代表隊,我就會去」
倉「但你當不了代表隊吧?」(←的確是…)
村「是代表國家去耶! 拜託,讓我去」
倉「好啊,讓你去」
安「…你贊成哦?」
倉「成員的夢想我都會支持啊」
村「subaru也很支持我這一點」(←就是要扯到suba)
安「這樣好像我不得不支持了! 就支持你好了」
村「拜託你了」
安「我還是不太能支持耶,因為是同一團的人」
倉「你不喜歡這樣嗎?」
安「我希望你留在我身邊
村「你這樣說,但我約你吃飯你又拒絕我!」
安「…這個就,別提了」

真的是挺和樂的一集耶!!


きょうは

為了讓每天的日期都有更新紀錄,混篇數用的。

我有想再譯一下9/6的「関ジャニ通信」(有倉安梗),但我只有聲音檔沒有文字,
要一邊打字一邊按停i-pod太麻煩,我沒時間。

就貼照片,混篇數~


10/3吃了我生平第一次COLD STONE。
用家姊的免費兌換券,兩個人分食的。
說好不好吃是不難吃,但要我花那個價格去吃個冰淇淋,我寧願去買三個50元便當。
自從發現我家附近有間好吃的50元便當後,我對食物的衡量全是以50元為單位了。

而且店員技術好爛,拌一下下也沒很均勻,耍花招丟起來又接不到,
害我還跟旁邊小朋友一樣,點完餐就興奮的跑去吧台前看他製作…白期待了。

接著和家姊去吃了大戶屋。
因為我不餓,又不想花大錢點定食,就點了個蔬菜車麩鍋,單點180。

量看起來不多,但吃完後有剛剛好的飽足感。
而且那個湯好甘甜,現在偶爾回想起來都還會想再喝一次。

邊打這篇邊聊MSN過了一個半小時,我要認真去寫作業和作外快了。
(↑現在是上班時間沒錯)

生活還是只有OTA的事情可以讓我快樂。
但是還是要生活。


関ジャニ通信

10/4的。
只看到一點點的文字repo,但有個村上信五的點真的是太可愛了。
hina就是個很踏實、很質樸的個性嘛,在下面兩個發言中可以完整看出來!
節目裡聊到遊樂區的鬼屋。

村上「明明花了錢,卻要被嚇得哇哇叫,我覺得這種事很讓人火大」

的確!! 這我也有同感。

然後還有~
丸山「我去了比叡山的鬼屋,最後的鬼怪明明覺得他會動,結果卻沒有動,
   這點讓我覺得好害怕」

村上「是故障了吧

hina冷靜的反應真的是太妙了!

我懂maru那種心情,就像看鬼片時就覺得那個窗邊、那個鏡子的反射裡一定會出現些什麼之類的,
就算最後什麼也沒出現,還是會覺得很可怕。
但hina的反應太理性,太有趣了!


関ジャニ通信

果然V6和kenken的東西要分開寫,不然我會神經錯亂。

雖然明天三宅健要來台灣,我該先快點換去V6 mode,
早上通勤時的i-pod nano已經從關8的歌shuffle,
換成shuffle V6的歌曲們了(然後一大早就在自己心裡大跳「HONEY BEAT」)。
但這個廣播裡為了食物努力爭論的3人太可愛,所以來一下。

9/13的。GUEST是村上信五橫山裕大倉忠義3隻。

在一場頭就喝飲料喝出聲音來的大倉忠義。
橫「你在幹麻啦! 認真工作啦」
倉「哈哈哈哈」
橫「真的很亂來耶!」
倉「對不起,我會認真的」
橫「你這樣怎麼去保護空港!
倉「我會加油的!!」
橫「那部是什麼搞笑短劇?」
倉「搞笑短劇?」
橫「不是叫『飛機』的搞笑短劇嗎?」
村「和yasu一起的嘛? 感覺這樣會很冷場耶」
倉「呵呵呵」

終極的選擇: 今後都不能吃的話,會選不能吃「煎餃」還是「日式炸雞塊」?

橫「哇~~~這個超終極的耶!」
倉「哇~~~我沒辦法選耶!」
橫「想出這個問題的人真的是天才耶! 如果我是外國人的話一定會給他一個擁抱!」
  (↑一定要當外國人才有勇氣擁抱哦?)
倉「要選哪個啊?」
橫「我會選煎餃吧」
村「煎餃?」
橫「因為我現在很熱衷煎餃,所以我捨棄日式炸雞塊了」
倉「嗯……..」(←猶豫)
村「但是這樣就吃不到日式炸雞塊便當了耶,很痛苦哦」
橫「那我還是選日式炸雞塊好了」
村「什麼啊」
橫「因為如果厲害一點的地方就可以煎出可以替代煎餃的東西吧?
  而且如果現在是在炸豬肉塊和炸雞塊中間選的話,不用想也會選炸雞塊啊」
村「說到煎餃就會想到王將吧? 那炸雞塊有什麼代表店?」
橫「不是這樣說,因為出現在便當裡最讓人開心的就是炸雞塊啊」
倉「因為不會在便當裡放煎餃啊。但去吃中華料理時就一定會點煎餃來吃吧?」
橫「可是也是會點炸雞塊啊。所以我還是選炸雞塊。把它放到便當裡就是主菜了」
倉「的確煎餃放到便當裡會變成一項配菜」
橫「所以我選炸雞塊,我只想吃炸雞塊」
倉「嗯……………」(←還在猶豫)
村「快決定啦」
倉「我沒辦法決定………….」(←真的很不想輕易決定一個食物的生死耶他)
橫「就跟你說一定要選炸雞塊啦」
倉「但我沒辦法用便當這個原因作決定」
橫「你看炸雞塊去lowson就買得到,餃子有嗎?」
倉「現在有啊」
橫「煎餃說穿了就不是主菜嘛,炸雞塊才是主菜」
倉「但是沒有專賣炸雞塊的店啊」
橫「有啊」
倉「在哪裡?」
橫「有啦,炸雞塊店,在白金那裡有」
村「yoko每次說的都是那間店」
橫「因為它什麼東西都有賣啊」
村「煎餃是宇都宮的名產」
橫「如果你要拿宇都宮出來講的話,炸雞塊可是全日本的哦。連巴西人都在吃咧」
村「那炸雞塊是哪裡的名產?」
橫「他是全國性的料理啦!!!」
村「哈哈哈哈」
倉「但煎餃其實也算是中華料理,所以是中國來的啊」
橫「不管,我還是要選炸雞塊,它可是有全國的人的支持的!!」
村「在你心目中,炸雞塊的地位有那麼崇高哦?」
橫「我看起來有那麼賣力嗎? 我最喜歡的食物又不是它」
村「哈哈哈哈」
橫「炸雞塊很棒的,來,跟我說一遍」
村「炸雞塊很棒」
倉「我還是沒辦法決定」
村「繼續下個單元吧」

終極的選擇: 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的話會很痛苦的東西,是「美乃滋」還是「七味辣粉」?

橫「我選七味辣粉」
倉「我選美乃滋」
橫「我沒有那麼喜歡美乃滋。我家的七味粉減少的速度可是很可怕的。對不對? 我在問我弟」
  (↑這集yoko大弟mitsuru在錄音間外面)
村「因為吃烏龍麵什麼的都要加嘛」

橫「我想到一個最終極的選擇。沙拉醬和麻油。」
村倉「(即答) 麻油」
村「這沒有很終極啊」
橫「那,麻油和醬油!!」
村「啊~~這就難選了」
倉「嗯~~~沒有醬油的話,和食都沒有顏色了耶」
村「但麻油很偉大耶」

終極的選擇: 一輩子再也喝不到會很傷心的是「咖啡」還是「可樂」?

橫「這個好難哦」
倉「好難選哦」
村「我選咖啡吧」
倉「我也是」
橫「我沒辦法決定。但要選的話是可樂吧」
村「因為最近你很迷喝可樂嘛」
倉「喜歡喝無糖的吧?」
橫「因為很好喝啊,但是咖啡我也會喝啊。明明以前大家都不敢喝黑咖啡的」
倉「可樂還可以用啤酒來取代啊」
橫「但有時候會很想喝可樂吧?」
村「會耶,有時候就會突然很想吃麥當勞的薯條配可樂耶」
橫「但的確跟大倉說的一樣,可樂可以用啤酒取代」
倉「因為有時克制不喝啤酒的時候,也會大灌可樂嘛」(←大倉這是減肥時的經驗吧)
村「對啊,用炭酸飲料來撐一下」
橫「咖啡的話不管喝其他什麼東西來取代,都還是會想喝咖啡嘛」
村「那就是選咖啡啦」

真是好PEACE的氣氛,這3個人為了個食物可以討論得那麼認真。


タイ米

上星期日(9/6)的「関ジャニ通信」裡,聊到討厭的食物。

村「tatsu你應該沒有討厭的食物吧?」
倉「沒有」
村「真厲害」
倉「啊~有,像泰國米還有一些文化不同的國家的食物就不喜歡」

不喜歡泰國米+1 

就是長像比台灣看到的米還要長,
吃起來一粒一粒的,毫無Q度及香氣可言的米飯。
去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吃到的都是這種米

實在是沒辦法喜歡…
還是台灣和日本的米飯最好吃啊~~~


Copy Protected by Tech Tips's CopyProtect Wordpress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