関ジャニ通信

8/15 的「関ジャニ通信」,還挺有趣的,很長,幾乎整集了。
參加的成員是hina、yoko、maru。

Q: 覺得哪一位成員的生活變得奢侈了?
丸「要說嗎? 這傢伙變奢侈了~這傢伙變奢侈了~這傢伙變奢侈了~」(←說了好幾次)
橫「要1、2、3一起說,還是直接回答?」
村「1、2、3一起說吧」
丸「生活變奢侈了,換成說是變慷慨了會不會好聽一點?」
橫「有什麼關係」
村「就是變得大方了,說好聽一點是這樣」
橫「嗯」
丸「好啦好啦,我知道了」
村「1、2、3~」
橫村「maru」
丸「是…是我吧」(←原來剛剛的動搖和企圖用別的詞彙解釋是因為他有自覺是自己xd.gif)
橫「你現在日子過很爽吧?」
丸「不要說那麼明白嘛」
橫「因為說起來你也變得很慷慨了啊」
丸「嘛~對啊」
橫「我和maru一起去便利商店時,都覺得我不用帶錢包去也沒關係了」
丸「啥? 這什麼意思?」
橫「因為你會幫我出錢啊」
丸「咦、你是故意不帶錢包出來的嗎?」
橫「嗯」
丸「啥?」
橫「因為我知道只要是和maru去便利商店,我就想會說『好,不用帶錢包!』這樣啊。不過我不會因為現在說出來,以後就會帶著錢包的,所以今後也請多多關照啊」(←喂
丸「咦咦咦這什麼意思? 我才不要咧!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橫「嗯」
丸「就剛好我在去結帳的時候,橫山君來走來櫃台嘛? 然後他拿著2、3樣東西,我常常就會『要不要一起結?』這樣的。但原來你是算好時間故意的?」
橫「所以我剛剛就說了啊。就如您所言」
丸「原來是這樣啊」
橫「對」
丸「還『對』的那麼有自信」
橫「maru或是yasu的話我就敢這樣」
丸「yasu也會這樣耶。yasu是自己會主動說要不要一起結帳的」
橫「沒錯。還有subaru也很大方耶! 和subaru一起去吃飯也是,之前我和yasu、錦戶、suba在空檔時一起去吃飯,我和yasu在車上聊到『要帶錢包嗎?』我就說『不用啦,subaru有帶,所以錢包放著沒關係吧」
村「因為subaru會請客」
橫「對啊」
丸「真的」
橫「說『我沒帶錢包耶』,subaru就會『沒關係啦,我出就好』,馬上哦!」
丸「唉呀~」
村「的確是,在出外景的空檔時他都會主動說要出」
橫「然後~不會出錢的就是我和錦戶了吧」
丸「亮chan不會出錢嗎?」
橫「嗯。我沒有讓錦戶請過客耶」
丸「不會吧~」
村「偶爾他會出錢啊」
丸「我以前常常被他請耶」
橫「但我沒被他請過啊」
丸「真的嗎? 他都是說『沒問題! 交給我』這樣」
橫「是哦」
丸「所以我剛剛在猶豫要回答我自己還是亮chan,因為從以前一直都是亮chan請我吃飯」
村「那傢伙大多在第一攤的時候都不會出錢耶,續攤時因為心情變好了才會想出錢」
丸「對對對,一high起來的話」
橫「就是啊」
丸「可是以前裕chin你也有請我們吃飯過吧?」
橫「以前?」
丸「嗯、以前。在炸肉串的店,請我和大倉和yasu」
橫「那是什麼店你說清楚一點」
丸「咦、就自己要串食材的…」
橫「不是啦,是問你什麼樣的店啦」
丸「啊、吃到飽的」
橫「哈哈哈,你看,就就是我的心機了。只在這種吃再多喝在多也是固定價錢的店請客」
丸「對啊! 就明明是喝到飽,又說『要喝多少都沒關係哦』,我還很高興的把全部的飲料喝了一輪,喝到肚子都漲起來了」
村「這樣不就吃不下正餐了?」
丸「對啊,吃不下了」
村「你真的是典型的aho耶!」
丸「前陣子你不是也有請我們吃燒肉?」
橫「嘛嘛,那時候是我最有錢的時候啊」
丸「啊、這樣啊」
橫「因為我年紀比你們大,那個時候又比大家的工作還多」
丸「的確是這樣」
橫「所以我不請客不行,現在的話就和大家在同樣狀況了」
丸「不想請客了嗎?」
橫「不想」
丸「為什麼?」
橫「會不安啊! 錢不留著點不行」
丸「為什麼?」
橫「我看不到我的未來啊」(←超寫實的這孩子xd.gif)
村「哈哈哈哈哈哈」
橫「就覺得一直大金額的花錢是不行的,想說也該存一下錢」
丸「現在有在存錢嗎?」
橫「有啊,我也是會存錢的」
丸「你有幾個戶頭?」
橫「這可不能說」
丸「剛剛一瞬間露出很跩的表情了,哈哈哈」
村「你有很多戶頭嗎?」
橫「沒有沒有」
丸「你該不會只是想存錢,但都沒有存吧?」
橫「沒有沒有,我敢說我有存錢! 不然你們自己說說有多少存款?」
丸「回擊了」
橫「這傢伙的銀行存摺的0都多到跑出來了」
村「哈哈哈哈哈」
丸「真是的」
村「什麼跟什麼啊」
丸「我有聽說,真的多到跑出來了?」
橫「跑出來了跑出來了! 已經跑出那個格子,上次他還說『看不清楚了啦』的」
村「哈哈哈,不要亂說」
橫「唉呀唉呀,不過maru chan的優點,就是很多地方他都會帶慰勞品去」
丸「對對,這是自我滿足」
橫「很多工作現場都會帶慰勞品來,今天也帶來蜂蜜蛋糕來了」
丸「就只是自我滿足啦。我就是被問過『為什麼要這麼做?』,自己想了一下才知道只是自我滿足而已」
橫「可是很可取耶」
丸「嘛~算是吧」
橫「然後,是希望上層的人來吃一下吧?」
丸「哈哈哈,可以的話」
橫「再藉此想得到點什麼工作吧?」
丸「如果可以的話」
村「什麼意思?」
橫「利用慰勞品想要得到什麼工作,就是個心機的男人啦」
村「哈哈哈哈」
橫「是這樣吧?」
村「就只重視上司的歡心和想得到工作啊?」
橫「還是因為工作上很多失誤,想要用這個來得到原諒?」
村「是贖罪的禮物啊?」
橫「是哪個?」
丸「只能二選一嗎?」
橫「你是用什麼心情在送慰勞品的?」
丸「就覺得好吃的東西,可以大家吃了會開心的話就好了,這樣的」
橫「別說謊了!」
村「快罵他一下」
橫「是在表現你比大家都還懂事這樣,讓製作人喜歡你,然後給你個人的工作吧?」
丸「唉喲沒有這回事啦」
橫「真是個心機男耶」
丸「哈哈哈」
橫「哈哈,不過這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啦! 大家都吃得很開心」
丸「這樣我也會很開心的」

Q: 出道至今,覺得「大叔化」最嚴重的成員是誰?
丸「身為偶像卻大叔化了是不可能的話? 應該說當了偶像才會越來越年輕吧」
橫「但是現實就是這樣啊! 年齡只會一年一年的增加下去」
丸「地心引力是沒辦法反抗的」
橫「嗯~」
丸「但如果說是『變成大人了』的意思也不錯吧」
村「嘛~看怎麼解釋囉」
丸「我想到是誰了」
村「1、2、3~」
全員「subaru」
村「說完全是位大叔也不是,但的確最近開始變老了耶」
橫「最近我常和subaru一起玩,還一起去旅行,到晚上subaru的表情真的是很糟糕耶」
村「說糟糕是什麼程度的糟糕?」
橫「就有種『原來他是會露出這種表情的人?』的感覺」
村「哈哈哈哈」
橫「覺得好難得一見」
村「哈哈哈哈」
丸「我懂」
村「有時一直工作到半夜,他偶爾會露出疲備的臉,是比那個更糟糕一點的版本嗎?」
橫「大家也都有看過嘛,眼睛的部份」
丸「那個疲備的臉」
村「原來如此! 眼睛就是明顯的不一樣了嘛」
丸「還有連背影也散發著哀愁~」
村「越到晚上越是這樣」
丸「對對」
村「剛出道的時候倒是不會這樣耶」
橫「嗯,但說來我們出道時也才23歲耶」
丸「對耶」
橫「說『才23歲』,但現在也還不到30歲耶」
丸「但是感覺上有差耶」
橫「等關8都滿30歲時會變怎樣啊~對世人來說」
村「應該不會特別有什麼感覺吧」
橫「以前30歲的傑尼斯前輩,在我21歲的時候都覺得是好年長的人耶」
村「嗯」
橫「我們在15歲的時候,東山桑大概幾歲啊? 就覺得年紀好大耶。像是在雲上面的存在感」
丸「對啊~」
橫「覺得他年紀比自己大很多的感覺,完全不覺得自己可以趕上他的年紀的感覺了,果然東山桑的年齡差距感是無法填補的吧」
村「對啊,感覺年齡差距永遠是一樣的」
橫「對啊,所以我們也一直是新人啊! 只要有前輩在的話」
村「對啊! 因為TOKIO的大家也全是30歲了耶」
橫「說起來TOKIO全員都30歲了這件事,我覺得反倒是是KinKi也已經30歲了,這個比較厲害」
村「真的耶」
丸「大家都陸續30歲了,但都不會老耶」
村「真的耶」
橫「就是啊,帥氣的男性到35歲才完全是顛峰吧」
丸「對啊」
橫「體力也可以維持著,這個有證據的,像是職業拳擊手也都一直當到35、6歲嘛」
村「很稱職的現役吧」
橫「現役! 就是因為體力有維持著吧」
村「這就要看自己的努不努力了,看是不是有做好自我管理」
橫「要不要做就是看自己了嘛! 所以我才想說總之就努力到33歲! 朝著10週年的來努力才行」(←總之akireru.gif
村「過了33歲之後呢?」
橫「過了我就不知道了,但到那之前全部都是我自己要負責的」
丸「就是努力到那之前」
橫「嗯,現在在那裡算是有個終點線在等著我」
村「暫定性的」
橫「所以我現在就是朝著那個目標在努力的過程當中」
丸「努力到那個時候,就會再看到下一個目標了」
橫「對對」
村「然後就有下一個目標的終點」
橫「對」
丸「對耶,全員都滿30歲的話又會不太一樣了吧」
村「這是當然的吧」
橫「全員都滿30的時候我也34了耶」
丸「啊對耶,tacchonn滿30的話」
村「唉喲~還會很開心的啦! 一定的」
丸「還可以啦! 完全不會有沒搞頭的感覺啊」
橫「現在傑尼斯裡34歲的有誰?」
村「太一君好像差不多是34歲吧」
丸「松岡君呢?」
橫「松岡君比我大5歲,應該是34歲吧?」
村「有那麼大嗎?」
橫「有啦有啦」
村「那太一君就35歲了」
橫「是吧? 因為我記得松岡君和井之原君同年」
村「對耶」
橫「因為我20歲演舞台劇的時候,松岡君是25歲,那我現在29歲,松岡君就是34了」
村「但我和太一君踢足球時真的感覺不到他已經是35歲了耶! 完全就像是和20歲出頭的人在踢球一樣」
橫「嗯。這可能就是他保持年輕的秘訣了吧」

聊到藝名。
村「在傑尼斯裡只有yoko藝名吧?」
橫「是吧,以前有很多啊,但現在還留下來的只有我吧。有藝名不錯啊」
丸「為什麼?」
橫「像在醫院之類的很方便,不太會被人發現」
村「啊~對耶」
橫「因為會被叫『橫山侯隆先生』而不是『橫山先生』嘛。說好懂一點的話,如果聽到叫的名字是『木村拓哉先生』的話,就算覺得不會是本人,也姑且會看一下那個人吧」
村「會有『咦、不會吧!』的反應吧,就一小陣騷動」
橫「一定會的吧! 像是聽到『中居正廣先生』的話,也會想知道那個人是長什麼樣子吧?」
丸「真的耶」
橫「就是這樣,但我完全不會有這樣的狀況,因為橫山這個姓在大阪多到跟什麼似的,所以聽到『丸山隆平先生』,知道maru的人就算知道不是maru也會看個一眼的」
村「真的耶,有藝名好好哦」
橫「所以藝名都是優點,沒什麼缺點耶」
丸「但在寫的時候不會猶豫一下嗎?」
橫「完全不會」
丸「平常生活你有辦法分辨要寫哪一個?」
橫「我又沒有那麼笨」
村「你弟弟送的生日禮物,刺繡也是寫YOU這名字吧?」
橫「對啊。我弟弟送的禮物的T恤也都是寫YOU,我想他應該知道吧? 知道我會一直穿,然會被拍到」
村「啊~」
丸「好聰明哦」
橫「我後來有問他為什麼不寫侯隆,他說因為被說『不對稱不好看』」
村「哈哈哈,用英文字母來排的話」
橫「像是T恤的話,就YOU三個字排起來就挺可愛的啊,但寫KIMITAKA就被說太長了不好看」
丸「可是『裕』其實也不是YOU吧」
橫「是YU啊」
橫「但社長就說要寫YOU」
丸「為什麼啊?」
橫「我也不知道。這個部份我倒是沒有出什麼意見」
村「哈哈哈」
丸「是這樣哦」
橫「我什麼也沒說過」
丸「他沒跟你討論過嗎?」
橫「是有過『像這個的好不好?』的感覺,一開始就『剛好不好? 』『健好不好?』 但全是V6啊! 這樣不好吧! 都有人叫這名字了! 然後他又說『那亨利好不好! YOU長得有點像混血兒,就叫亨利好不好?』」
村「哈哈哈」
丸「太老套了」
橫「再說我也不是混血兒啊! 如果是的話叫這個名字還OK」
村「yoko常常被這麼說耶,一開始還染金髮的時候嘛」
橫「之後叫了燒肉便當到宿舍時,Johnny桑說『今天肚子餓了,就奢侈點叫個上(=音同JOE)便當好了,啊! JOE也不錯啊?』」
村「哈哈哈哈」
橫「什麼橫山JOE的,如果是這個由來的話,我想我也不會紅吧」
村「就是啊」
橫「JOE本身我是覺得OK,但是這個名字由來真的是太土了,結果就以Johnny桑平常叫別人的時候的口頭禪YOU了。可是反而Johnny桑就只叫我『yoko』耶! 怎麼會這樣啊」
丸「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橫「我也不知道」
村「就是一個感覺吧~」
橫「還有裕這個名字比較頭大的是在外國如果被問『What's your name?』時,我回答『You』的話一定會被回『No!』,然後我再『No!me』、『Yes You』這樣的」
村「哈哈哈」
橫「講完名字還被講『No!』」
村「這樣也很有趣啊」
橫「就要『You』『No!』『Me You』『No!』這樣的對話一下」
村「哈哈哈」

藝名這個有一半是以前說過的笑料,但又多穿插了一些新的笑料,
橫山裕的人生真的有太多值得拿出來說的趣事了gu-kira.gif

留言

  1. 月光表示:

    妳好認真喔~
    超級長~~的一大段耶!
    最後跟外國人對話時在搓到我的笑點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MASAKO表示:

    對啊 整集都很好笑 不全譯出來會手癢XDD

Copy Protected by Tech Tips's CopyProtect Wordpress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