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nema★cinema

在00:23時我噗說「我需要時間。我好想把cinema★cinema裡的大倉先生的訪問翻譯出來」
因為我想我該睡了,但是我又好感動大倉忠義在這本雜誌裡的發言。
結果我還是打開記事本打起字來了,
然後現在00:55,沒時間睡覺沒關係,我有愛速速的半小時完成一篇翻譯。

8/11發賣,no.26的「cinema★cinema」。

 我的拍攝時間非常的短。大概連一個星期也不到吧…。但是以那麼短的時間說來,卻讓我渡過了非常充實的日子。我出現的鏡頭的內容都很有存在感,我演的鶴岡的這個角色也很有存在感。
 首先最辛苦的就是因為
角色設定是劍術達人,所以有殺陣的練習。我的鏡頭可是有八成都是殺陣耶。因為我要求說「當沒有關8的工作時,請都幫我安排殺陣的練習」,然後就變成不可收拾的狀態了…(笑)。因為真的沒有做過,所以在練習的時候是從木刀的握法和拿法開始學的。而且也因為是第一次,怎樣才是正確答案自己也不曉得。殺陣的老師也是完全不會說「OK」的人,所以是一邊疑惑著「這樣可以吧?」的進行練習了。一股腦的很有幹勁的練習之後,長了水泡還破了…。因為不想把這事鬧大,所以我沒有跟任何人說,但是用繃帶把手繞了好幾圈,還說不想讓人知道的,反而更明顯了(笑)。但我也反省了自己把殺陣這件事想得太天真了。
 實際上開始拍攝時,在要正式開始之前才變更了殺陣的走位。而且還被告知在揮劍的時候如果刀刃沒有相交的話會不夠真實(笑),真的非常可怕耶。可是在和水野對決的鏡頭時,總之就是用「這傢伙是怎樣」的心情來演了。一邊想著「不想輸給他」 。因為怎麼說鶴岡就是徹底的嫉妒著水野嘛。而且應該說不完全是嫉妒吧。因為如果玉木先生演的松島喜歡上自己以外的人,就會無法在大奧存活下去,自己的立場就會變得危險。所以不得不討松島的歡心求存活。實際上在拍片現場,這個部份我是很快的就進入這個角色的情緒裡了。鶴岡嫉妒著水野,但我覺得嫉妒這種心情比較偏向是女性的心情,在男性內心是比較少的,所以就想著「如果我是女性的話」來演了。不過這個是不是有好好的表現出來,不看到完成後的電影的話我也不曉得。這個部份我是以女性的意念來演出了。因為我也不知道真正的女性的心情,充其量就只能用想像的。因為像坐的時候腳的姿勢,就是男性絕對不會做的耶。
導演跟我說「說是大奧的世界觀嗎,應該說大奧的愛恨情仇的部份就是靠鶴岡來表現了,所以請加油」。從定裝的時候大概被導演說了10次左右的「我期待你的表現哦」。雖然覺得「10次也說太多次了吧!」,但是也因此可以順利切換到角色去了。原本我在演出什麼作品的時候,那個熱血的情緒都會自然地轉化到自己身上,而自己感受到的東西會成為一個刺激,也會提高我自己的幹勁耶。我想我如果不比導演更熱情,大概也無法回應導演的期待了吧。但我本來就不是很有演技的人,且在對台詞的時候起就被交代「就照你原來的感覺就可以了」,所以我就打算把自己感受到的東西,直接地表現出來。我想我已經把我所擁有的全部表現出來了。
 導演說要我去看一下『たそがれ清兵衛』或『雨あがる』。我看了之後被那個真實感鎮住了,也被影響了。但是實際上自己的演技是有了怎樣的改變我也不曉得,但是覺得可以演到讓人有「好像真的有這樣的人存在」,這樣的演技真的是很厲害。
 而我本來就不擅長和別人爭什麼,所以如果我身在大奧裡的話應該會被埋沒吧。我想我會想說我就當個打掃地板的人就好了吧。但鶴岡有的過人的自尊和努力和劍術技巧,所以才有辦法往上爬的。我覺得這是個完全和現代的感覺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以這個層面來說,可能我自己可能是在沒有完全的理解之下的飾演完了吧。
 雖然我不懂那個時代的演技動作,也沒什麼相關的知識,但是有機會的話我想再挑戰看看時代劇。因為它是日本的歷史,也是象徵日本這個國家的一個電影類型。而自己可以被找來演出時代劇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我想今後也會更努力讓自己可以再被找來演出才行了。

說出這些話的人,是這個帥氣的傢伙ufufufu.gif

照片真的很好看! 那個嘴角淺淺的笑意真的很迷人!!kyunn.gif

而且鶴岡和松島的關係,在訪問裡也小小被爆了雷。
可以想像鶴岡這個人的感傷的存在耶~

花半小時翻譯完,但校完稿現在是01:25,真糟糕,該睡了。

Copy Protected by Tech Tips's CopyProtect Wordpress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