関ジャニ通信

6/19的。參加的成員是hina、yoko、maru。

村「今天參加的成員是這幾位!」
橫「我是橫山裕」
丸「大家好,我是剪了頭髮的丸山隆平」
村「剪好短…」
丸「變超舒服的」
村「一直都是長頭髮的嘛」
丸「因為現在為了夏天在鍛鍊身體,所以想說也剪個夏天一點的髮型好了」
村「最近都在做什麼鍛練呢?」
丸「大部份是加壓肌肉訓練。今天也是從早上9點就開始練了」
村「哦! 不錯耶。好健康哦」

村「來信。『19日星期日是父親節,跟母親節相比常常被人忘記,請問大家每年都要送禮物嗎?』」
橫「丸山君有嗎?」
丸「有啊,因為我不知道父親節我能不能回家,所以就在母親節那天帶他們兩個人去吃我喜歡的和食餐廳了。就盡我所能作的。然後爸爸說『原來隆平你也會來這種地方啊』」
橫「那個輕浮的爸爸這樣說啊」
丸「他是有元氣啦。就祇園附近沒有他不認識的人的程度」
橫「據說偶然走進去的BAR,就剛好看到爸爸正在對女生花言巧語的」
丸「就是在說一些贊美人的話。前陣子去吃飯時,他連對媽媽也是用那種追女生的口氣耶。不過仔細想想,這點和我稱贊女工作人員是一樣的」
橫「是基因的問題了」
丸「他以前不會這樣,是最近才變這樣。我問他為什麼要一直稱贊人,他就說『因為我只是把我覺得好的部份說出來而已』」
橫「連理由也跟你一樣耶!」
丸「因為我小時候沒有過反抗期,所以現在反倒有一點『拜託老爸你別這樣好不好』的感覺」
橫「但你常會和爸爸一起喝酒吧?」
丸「對啊,但最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耶。他還會寄MAIL給我,寫些『孔子說的話』之類的。明明是自己也作不到的道理,所以我都沒有回信,但在什麼節日時就會一直寄來」
村「過一陣子就會習慣了吧?」

原來maru的爸爸也是個怪咖耶xd.gif

村「我最近也是在傳MAIL傳到有點火大」
丸「發生什麼事?」
村「我請我爸爸幫我把放在家裡的衣服寄來給我,MAIL裡附了我穿著時的照片。他先回信『了解』之後,又寄來衣服照片說『是這兩件嗎?』,我回信『不是有照片可以對照? 是這兩件沒錯』,爸爸回信『了解』,但之前又寄來一封說『沒有錯吧?』」
丸「他真的很不想寄錯衣服吧」
村「就是啊」
丸「可是你們感情很好吧。他還會借書給你看」
村「對啊」
丸「會借你一些很深奧的書」
橫「是哦」
村「因為他本來就很喜歡看書。像是歷史或是政治的書。和maru一樣啊,有時你在看的書和我一樣,我都會嚇一跳」
橫「我現在可以想像你們兩個人一起去吃飯時,聊天就是像這樣的感覺吧。就hina一直說話,然後maru一直附和」
村「可是我不會一直說話耶」
丸「嗯~」
橫「就一直在聊一些不痛不癢的話題吧」
村「哪是不痛不癢的話,剛剛講爸爸的事情是好事情啊」
橫「不不,現在是好事情沒錯啦。我去吃飯時就什麼都不會聊」
丸「可是不覺得寂寞嗎? 有時候跟別人對話之中,會被帶出自己所不知道的一面,沒有過這樣嗎?」
橫「沒有」
丸「你和你弟弟都聊些什麼?」
橫「夢想吧…」
丸「…」
橫「夢想的後續吧…」
丸「會聊今天作了什麼事嗎?」
橫「嗯~」
丸「你是在害羞什麼?」
橫「也不是害羞,而是我現在手上不小心被簽字筆漏出來的的墨水弄髒了,maru你可以不要裝得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嗎? 反而讓我覺得我很可笑」
丸「對不起,因為我想說在聊重要的話題」
橫「因為我沒辦法集中在對話,一直在怕要被你們訓話」
丸「我想說是在聊正經的話題」

yoko好笨好可愛,那麼認真話題到最後竟然這樣收尾的ufufufu.gif

聽眾來信講到先生過了30歲後就開始有大叔的體臭味了。
橫「maru和subaru,都有味道耶」
丸「道端Jissica也這麼說」
橫「maru有啦,就是一種男生的味道。subaru也是」
丸「聞得出來?」
橫「聞得出來」
丸「現在也有味道?」
橫「有耶」
丸「那在一個沒味道的房間裡,我進走去的話就會知道是我嗎?」
橫「說是聞得出來是你,應該說是我分得出你和subaru的味道是不一樣的」
丸「我第一次被這樣說耶」
橫「我記得Jessica小姐來的時候有這樣說」
村「Jessica小姐沒來過啊」
橫「是Angelica啦! 然後你記得她有聞我們的味道嗎?」(←在ジャニ勉時)
村「不記得了」
橫「Angelica小姐他不是說喜歡maru和subaru的味道嗎?」
村「啊~我想起來我被她說我沒味道」
橫「不過說真的,你其實不記得吧?」
村「沒有啦我記得。是我剛想說Jessica沒有來過啊」
丸「是汗水的味道嗎?」
橫「不是讓人不舒服的味道哦,就是男性的味道吧」
村「很重嗎?」
橫「嗯」
丸「是過了30歲,荷爾蒙的味道嗎?」
橫「不是」
村「老人臭和荷爾蒙是不一樣的」
橫「因為像去爺爺家時也會有種味道」
丸「那個大多是線香或是防臭劑的味道吧?」
橫「才不是,就是會有爺爺的味道,你們聞不出來嗎?」
村「你對味道很敏感耶。以前擦身經過的女生的頭髮的味道,你也會去猜是什麼洗髮精的味道」
橫「聞得出來。連香水也是。只要是我知道的香水的話就猜得出來」
丸「那ゆうちん你自己有味道嗎?」
橫「是我自己習慣的味道」
村「因為yoko常常會聞自己手背的味道」
橫「我很喜歡聞。hina的話就完全沒味道」
村「這樣是好還是不好?」
橫「沒什麼不好啊」
村「可是不知道那位先生自己有沒有察覺」
橫「是男性的味道的話,也沒什麼不好吧」

Copy Protected by Tech Tips's CopyProtect Wordpress Blogs.